890原创|行政诉讼中法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该否予以质证的规范分析

发布于 2021-10-16 13:33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吧

行政诉讼中法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该否予以质证的规范分析


无论是刑事诉讼、民事诉讼还是行政诉讼领域,对于证据的具体规范,都不同程度依照各自诉讼程序特点作出具体规范,对具体证据的规范要求亦结合自身特点作出不同规范。就证据的提供者或者负有举证责任者而言,三诉讼法中原被告皆在不同层面具有一定的举证责任,在不同的情况下该当承担一定的举证责任。在具体司法实践中,除去各方当事人自身获取并提供证据外,各诉讼法分别根据实际情况就申请法院调取证据、法院依职权调取证据作出了具体规范。一般而言,诉讼程序中的证据该当予以质证,经质证的证据方可作为裁判依据,但是具体的规范中却有不一致的规定,以下仅就行政诉讼中法院依职权调取证据相关规范进行简要比较分析,以期明晰其适用







 一、诉讼法中质证问题的规范规制


在司法实践中,无论刑事、民事亦或行政诉讼,在对证据进行具体规范的层面而言,三诉讼法分别依照自身诉讼程序特点作出了相应的规范,其中,在各类不同证据采信的问题上,质证作为认定证据能够证明待证法律事实、能否作为裁判依据具有重要作用。《刑事诉讼法》中仅第六十一条专门提到关于质证的内容,第六十一条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质证并且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法庭查明证人有意作伪证或者隐匿罪证的时候,应当依法处理。该规定是刑事诉讼领域关于证人证言法庭质证的具体规范,强调了刑事诉讼中的证人证言必须于法庭上进行质证并查实方可作为定案根据,可见在刑事诉讼领域对于证人证言这一法定证据必须对其进行质证。《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八条对质证进行了一般性规定,第六十八条规定,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并由当事人互相质证。对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的证据应当保密,需要在法庭出示的,不得在公开开庭时出示。该规定是关于当事人就民事诉讼证据进行质证的具体规范,其强调民事诉讼中的证据应当在法庭出示并由当事人予以质证。民事诉讼之所以对证据的质证作出一般性的概况规范,与民事诉讼原被告双方法律地位平等不无关系。《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如上述《民事诉讼法》般对行政诉讼证据的质证作出了一般性概况规范。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并由当事人互相质证。对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的证据,不得在公开开庭时出示。该规定从证据适用规则的角度对行政诉讼证据的质证进行规定,行政诉讼中的证据均应在法庭出示并进行质证。通过上述三诉讼法的比较可知,三者对诉讼证据皆作出不同规范,刑事诉讼不仅强调要对证据予以质证,还强调未予质证不得作为定案根据,而民事、行政诉讼中虽亦规定证据该当予以质证,但未明确未予质证不得作为定案根据






 二、《行政诉讼法》中法院依职权调取证据的规范规制


《行政诉讼法》第四十条规定,人民法院有权向有关行政机关以及其他组织、公民调取证据。但是,不得为证明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调取被告作出行政行为时未收集的证据。该第四十条是关于行政诉讼中法院调取证据的具体规范,其首先强调了法院具有主动调取证据的权利,同时也规定其不可为了证明被告行政行为合法而调取行为作出时未收集的证据。既然该条规定的是法院有权调取证据,就表明不是所有的情形法院皆可调取证据。在行政诉讼中,一般情况以被告行政机关就其作出行政行为的证据及规范文件进行举证,被告就其行政合法性提供证据。对于原告而言,除去特殊的损害情况等,原告只就提出申请等事项承担所谓的推进责任






 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中法院依职权调取证据的规范规制


该解释第三十七条规定,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对当事人无争议,但涉及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的事实,人民法院可以责令当事人提供或者补充有关证据。该三十条是对《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具体适用的进一步规范,第三十九条规定的是人民法院有权要求当事人提供或者补充证据。该规定其实不是严格意义上法院依职权主动调取证据的规范,该解释强调的是法院要求当事人提供或者补充相关的证据,但是这样体现出法院主动就证据的获取作出的一种行为,也在一定程度超越了诉讼当事人就案件事实进行举证的范围,故而归入该处。这里强调的是对于当事人没有争议并且涉及到国家、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的事实,该情况如不调查清楚,法院不予理会而进行裁判,在发生法律效力后就可能存在损害公益等情形,一般强调事实清楚就会收到冲击,既然法院已然知晓事实需要证据查证,就该当要求提供证据






 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中法院依职权调取证据的规范规制


证据规定第二十二条规定,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有权向有关行政机关以及其他组织、公民调取证据:(一)涉及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的事实认定的;(二)涉及依职权追加当事人、中止诉讼、终结诉讼、回避等程序性事项的。该二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与上述解释第三十七条的规范是一致的,都是案件情况可能涉及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他人权益情况时法院主动要求提供证据的情形,不同的是上述解释还要求对该情形当事人无争议,该处证据规定并未有此规定。第二十二条第(二)项是关于涉及行政诉讼程序事项需要调取证据的规定。由上述对比可知,法院在调取证据的情形下,除去涉及程序性事项外,在实体事实方面更多的体现出司法中立,法院居中裁判的角色定位,不主动调取证据,唯有案件事实涉及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时才可启动调取证据的程序






 五、关于调取证据的质证规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由法庭出示,并可就调取该证据的情况进行说明,听取当事人意见。该第二款是关于法院依职权主动调取证据如何适用的具体规范,在行政诉讼相关规定中,唯有该处对此情况作出明确规定。该规定强调了调取证据的主体是法院,同时法院要依据职权进行调取,而非任何情况皆可进行调取。在调取证据后,该依职权调取的证据应当由法庭出示,这里体现了法庭这一主体的重要性,所谓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依法裁判,但是实际中案件皆由法庭审查审理并具体作出裁判,故而这里规制虽然是法院作为主体调取证据,但是由法庭对该证据进行出示。这里使用可就证据进行说明,而非应当或应该进行说明,可知法庭在出示证据一般情况该当对其依职权调取的证据相关情况进行说明,该类证据是法院依职权调取而非当事人,当事人对证据的具体情况知悉不足,由法庭对证据情况进行说明是必要的,当事人在知悉证据相关情况后才可能就证据的适用发表意见。该规定也强调对证据进行说明后还应听取当事人的意见,这里的听取意见应当是一般情况皆应听取意见,毕竟该证据为法院依职权主动调取,其对证据情况最为了解,诉讼当事人作为提起诉讼和被动参加诉讼的主体,其该当具有对所有诉讼证据发表意见的权利,该权利为其诉讼权利实现的具体体现。


这里与《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比较能够明确发现不同之处,《行政诉讼法》强调了所有的证据皆该当进行质证,而此处强调法院依职权调取证据时为说明情况、听取意见。这里明确使用了不同的表述方式,如依照证据规定,其表现出对法院依职权调取证据的一种另类特殊的适用规范,法院依职权主动调取了证据,其行为的提前是需要并该当调取证据,既然如此,其作为居中的裁判者,是否还有主动听取当事人对该证据的质证意见就具有存疑的情形。但是《行政诉讼法》作为行政诉讼领域的基本法律,其对整个行政诉讼的所有活动皆具有统摄规范的效力,证据规定该当以其作为规范依照。同时,证据规定开篇强调,为准确认定案件事实,公正、及时地审理行政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以下简称行政诉讼法)等有关法律规定,结合行政审判实际,制定本规定。由此可见,证据规定是依照《行政诉讼法》作为基础制定的,那么在对具体问题的规范上该当不与其冲突。


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已启动关于行政诉讼证据司法解释的修改废活动,并已到地方人民法院(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等)召开会议听取各方意见,将来对证据规定修改废后如能对该问题予以明确,该当是最好的处理途径

更多精彩

......

811原创|最高院“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处理个人信息司法解释”制定依据

812原创|被执行人死亡时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余额的继承与执行

814原创|吴某凡涉嫌强奸罪被刑拘事件中的管辖与追究

820原创|工伤认定纠纷中“醉酒”相关问题浅析

823原创|从阿里女员工被侵害事件看“性骚扰”的法律规范适用

832原创|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民事案件的司法裁判

835原创|《监察官法》2022年1月1日起施行,监察官是否属于公务员?

841原创|新修订《人民检察院行政诉讼监督规则》对当事人申请监督权益保障的规范浅析

849原创|《行政处罚法》视野下公民拒绝权的规范分析及司法适用

856原创|行政检察监督中听证程序的规范适用浅析

862原创|减损权益与增加义务在行政诉讼原告资格判断中的适用浅析

869原创|民事、行政诉讼程序中送达与发送的司法适用规范浅析

875原创|从复旦大学开除三名学生学籍事件看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的司法规制

884原创|行政非诉执行中和解的规范适用浅析

......



扫码关注我们
主动笃职,认真负责、
求实进取,互动互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