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城市的夜(第十九章)

发布于 2021-10-16 07:04

城市的夜(第十九章)

栾星河的公司,搬到同一楼层的拐角处,一间不向阳,面积又小的办公间,职员也减剩下一名,我休息时,也会去公司,帮他整理材料,打印计划,看报价表,我能做到的,也仅限于此。再就是发挥我的长项,全面打扫卫生,让栾星河把卫生费省下来,再请我们吃饭!

公司里,剩下的一名职员,叫佟晓霭,也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是萌妹子那种,为人很单纯,也很善良,她对栾星河有着,粉丝爱爱豆的暗恋,所以,不计较工资,忠心耿耿地跟着打拼,我虽然清楚晓霭,喜欢栾星河,但是,一点都不反感她,有时出去吃饭,都带着她一起去。晓霭跟我也很要好,大概是爱屋及乌吧!我和栾星河的爱情,只有她给过祝福!

虽说日子过得紧迫些,但是,被燃起生活的小宇宙,每天都有奔赴的激情,心情十分向阳!随着寒冷的冬天褪去,春天的风渐渐吹开冻层,栾星河的公司,运营越来越好,他说,现在公司有固定的货源和买家,小波澜不会影响运作,只是资金少,不能大动作,翻身也只是时间的问题。栾星河不是好大喜功的性格,他是一点点的拓展,而不是去银行贷款,一下子做大,稳扎稳打地挣钱,这一点,在我看来,很稳妥,也有安全感。

我在包装厂的总库管工作,现在是无比清闲,这个季节是淡季的开始,许主任为厂子节约开资,而实行上一天,休一天的工作制,对此,我非常高兴,那样,我就有半个月的时间,为栾星河工作。但是,秦总和许主任,再次找我谈话,让我跟着许主任学习,等许主任退休,我就能轻松接任做劳资主任。对这个提升很意外,秦总是个疑心很重的人,他不会轻易相信人,尤其,我这种初来乍到,还不知根底的人,一定是许主任推荐,才会选中我!

人相处,眼缘很重要,许主任为人很严厉,她却格外看重我!可是,我又犯难,假若一直在包装厂工作,那我和栾星河的家,选在哪里呢!我是单细胞人,稍微复杂的事,都难绝断。接着,许主任的话,又让我豁然开朗,她说,秦总准备把公司搬到市区,问我将来可不可以去市区住?这个消息令我雀跃,简直是给我量身定制,我所有的忧虑,都成浮云飘过,我高兴地说:“可以啊!求之不得!”

幸运降临得太快,应该是除夕夜,捞元宝饺子发生效应!此后,在包装厂的半个月,跟着许主任学习,休息的半个月,就在栾星河公司,忙完公司里的事,就缠着晓霭,教我Offlce办公软件。我感觉越来越走近栾星河,也看到婚姻的殿堂,还有,栾星河爸妈的笑容。

一天,我在办公楼下,巧遇何慕天,他出转门,我进转门,同时看到对方,都惊讶地叫不出对方的名字,只用手指点着,眼睛示意对方停下来,随着门转了一圈,终于遇到一起,我兴奋地叫一声:“何老师,好久不见,你好吗?”何慕天左手拳头,打击右手心,说道:“天意啊!还是缘分未尽,本来不打算今天过来,偏偏就应约而来!”

“哈哈”我爽朗地说道:“什么缘分、天意啊!何老师,莫不是做了术士,快给我掐算下,往后余生,是不是好命!”

“当然好命,你满脸的福相,非富即贵的好命!”何慕天玩笑着说。

“那就借何老师的吉言!”我高兴地回应。见到何慕天,有种他乡重逢的亲热。何慕天说,他说要巡回演出,一年的合同,今天是来经纪公司签约。在办公楼的顶层,一层楼都是一家有名的演出经纪公司,我也看到过明星大腕,穿梭于电梯间,就是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何慕天。

何慕天说,很怀念,你和我坐在一起,谈论戏曲的时候,多好!我从没这么喜欢一个女子,你的气质里,有三分像旧式深闺中的女子,眼角眉梢带着忧伤,但是高兴起来,竟然明朗照人!咏逸,你知道吗?我内心一度很痛苦,遇见你,以为是上天赐予我的林妹妹,你有多特别,现代的淑女,只有舞台上找得到,而你,是真正的淑女,真真切切地站在眼前。

何慕天深情告白似的诉说,使我受宠若惊,连忙说道:“何老师过奖了,我没有你说得那么好!”何慕天仰望天空,说道:“咏逸,你看楼多高,它挡住阳光的照射,也挡住太多的美好!”我正思忖他说话的意思,他直接问道:“咏逸,你现在过得好吗?从你离开剧场,不辞而别,我也是多方打听,都不知道你的下落!”

我歉意地说道:“对不起,何老师,当时,走得匆忙,你那几天,又不在剧场,所以,就没能告别!其实,我很想和你说声再见!”

“不管是真是假,你骗我的话,我也是高兴的,因为,你还是重视我!”何慕天说得可怜兮兮,我不知怎么表态,接着他又说道:“咏逸,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巡回演出?在剧组里,给你找个剧务的工作,这一年,可以走很多城市,算是免费的旅游吧!”

我婉拒何慕天的好意,告诉他,我现在和相爱的人在一起,过得很幸福,谢谢他的厚爱!然后,我主动要求,加他微信,以后常联系。何慕天摇摇头,说道:“现在加微信已无意义!人生何处不相逢,随缘吧!”他一如既往,说罢,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何慕天的背影,渐渐远去,这个戏与人生结合的男人,带着三分悲凉,还有七分傲骨的性格,令人捉摸不透!但是,他给予我尊重,和戏曲文化的精彩,我还是遵从他为,难得的良师益友。

我想起在剧场的时光,初来潋城的无助,在陌生的城市,忍受着歧视和孤立,也多亏,遇到韩啟嵘大哥,带着我各处的玩,长了见识,又增加了自信,提起韩啟嵘韩哥,我已经很久没见过韩瑄,年前时,通过电话,韩哥说,他要带着韩瑄去南方,今年的冬天太冷,韩瑄咳嗽的厉害,待春天再回。这段时间太忙,自己上班,还要兼顾栾星河,没顾上问候,“彻底”和韩氏父子断联,想着抽时间,给韩哥打个电话,问问他们父子是否回潋城。

所谓的问候电话,说说也就忘记于脑后,我的全部心思,都在栾星河身上,一天见不到他,仿佛生命里缺失氧气!我快活着,有人就烦恼着,这人就是栾星河妈妈。

栾星河的妈妈是电话约的我,她弄到我的电话号码,不会是从栾星河那,应该是通过孙婶,孙婶在安咏铎嘴里知晓号码,不费吹灰之力。

栾星河妈妈约我,在希尔酒店旁,有一家叫“Vines”的咖啡店见面,她还千叮咛,万嘱咐,不让栾星河知道,我答应了她。我到Vinds咖啡店时,她已经坐在角落里,我很有礼貌地跟她打招呼,她示意我悄声说话,我就蹑手蹑脚地坐下,这是我第二次来咖啡店,每次都很拘谨,有尽快逃离的想法。

她很优雅地喝着咖啡,和风细雨地说话,我晓得,她这样,并不代表,她已经接受我,反而是暴风雨前的和平,她喝掉小半杯咖啡后,凝神看着窗外,是在酝酿情绪,她饱满着感情说道:“你还不知道,一个做母亲的心,培养儿子呕心沥血,他为你不考研,不出国进修,跑去做一个铜臭满身的小商人,这么大的牺牲,都是为了你!”她的口气里,我是分文不值!

“你想想,我会怎么样?十年饮冰,难凉热血!我不否认你很优秀,但是,你和星河的差距太遥远!星河为你放弃太多,我对你喜欢不起来,你的年龄,我更接受不了,对星河更是一种委屈,因为你没时间等,所以星河就要迁就你,而你呢?只能是他的背负,你的学历、家世,哪一样都拿不出手,也帮不了他,白手起家在如今是传说,谢佳莹是不如你漂亮、聪明,但是,她能让星河少奋斗多少年?她也不会让星河遭到世人奚落她停顿一会儿,盯着我的脸,想看到我的回应,我脸上淡若清风,没有任何变化。她有点激动,略微提高声音说道:“你若爱他,就该为他着想,爱情也是需要付出!比如,需要一位母亲对儿子付出生命,儿子才会到达巅峰,那我义无反顾地去做,你也一样,爱情不一定要相守,遗憾的才是爱情本质,我说得,你懂吗?”栾星河妈妈意味深长地结束了她的演说,我明知道是她的套路,挖好亲情味的陷阱,可我又怎么反驳呢!

栾星河妈妈提起包,优雅地走了,她走之前,还扔下一句话,说她不会放弃对儿子的监护,她的意见也不会改变,为了儿子的幸福,拼老命也会坚持到底!

私下谈话后,我在苦苦挣扎中,再强势的施压,也吓不倒我,可是委屈栾星河,非出我所愿!这句话,一直萦绕于心。以至,和栾星河一起时,也总盯着一个地方出神。栾星河关切问我:“有什么心事吗?说出来,俩人分担,总比一个人煎熬好!”我满眼地爱恋,看着栾星河,他简直就是人间理想!可是,我不能告诉他,他妈妈找过我,这样的话,母子关系会疏远,更会分散栾星河的心思,他的生意在瓶颈期,撑过去,他就是成功登陆彼岸!

我谎称这段时间,来回坐车太累,想在家休息几天!栾星河马上答应,说道:“以后,不能这么赶时间,公司里有晓霭,没事的!你也不要急着学习wfflce办公软件,饭要一口一口吃,事儿要一件一件地做!等几天,我去给你买个笔记本,你在家上网学习就可以,别来回跑!”说着,还要送我回出租房。我拗不过他,就答应让他送我到楼下,自己打车回去,他也同意了。

我俩牵着手,刚刚进电梯,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是久违的韩啟嵘大哥,我的笑意加深,长期没问候他,怕他挑理,想好怎么应付他,就按下接听键,电话的那端,传来沙哑的声音说道:“安逸,来科大医院,瑄瑄要不行了,你来见最后一面吧!”我一阵眩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反复问道:“什么?什么?韩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来科大医院七楼ICU,没有时间了!”韩啟嵘的声音很虚弱、飘渺,再问,无人回答,只有远远的人声,和空间的忙音回荡,好像是放下电话,忘记挂断!我望着栾星河,慌张地复述一遍,栾星河拉起我,奔他停车的地方,匆忙开车去科大医院。

很久没去见韩瑄,以为他们父子,还在南方未归,我很自责,这段时间忽略了韩瑄,同时我也安慰自己,是听错了电话,韩瑄只是感冒、拉肚子,或许,是个小手术,我一路瞎想,栾星河的车,开到史无前例的最快,我还是感觉,有一个世纪长,才到科大医院,我俩直接上了七楼,电梯门打开时,吴阿姨哭红着眼睛,在门边等我,她急忙说:“快、快、要来不及了,瑄瑄很想你,会说话时,一直吵着找你!”我的眼泪收不住,跟着吴阿姨磕磕绊绊地奔向病房。

ICU病房里,韩瑄躺在病床上,小小的身体插满管子,心电监护仪嘀嘀作响,我不由得心酸,强忍着眼泪,他看到我,勉强挤出笑容,他懂事的让人心疼,我走过去,坐在床边,将头枕在他头边上,声音控制不住哽咽着,在他的耳畔,轻轻地说道:“别忘了,下辈子来做我的儿子吧!”他动了动,似乎“嗯”了一声,就没了声息,心电监护仪的波形,变成一条直线,我再也忍不住,抱着他的脸亲吻着,泪雨滂沱。

韩哥也抱着韩瑄身体,不愿意放手,哭得时间太久,护士过来劝道:“让孩子走吧!不然,太遭罪了!你们还年轻,过几年再要一个,说不定,他还能回来!”她以为我是韩瑄的妈妈,栾星河搂抱起我,我哭得头脑不太清楚,事情来得太突然,韩瑄离世的现实,一时难以接受,加上和栾星河的事,都是无法承受之重,瞬间,从栾星河的臂弯滑落,晕厥过去。

我的意识迷糊,灵魂出窍,轻轻升起,有种解脱的舒服,眼前都是云雾,遮挡着视线,在我前面不远处,仿佛是韩瑄,背对着我,蹒跚而行,我高兴地喊他,却喊不出声,就迈步去追,脚下像踩着棉花,使不上劲,也跟不上,我着急大喊大叫,疯狂地喊出声,小鱼儿、小鱼儿,等等我,让我再看看你!他不理我,我就大哭,他才慢慢转身,他的脸上都是笑,看着像韩瑄,还比韩瑄年龄大,再仔细看,是十五岁时的栾星河!

我大概是穿越了,一直在雾气里追寻,一会儿是韩瑄,一会儿是小时候的栾星河!追到韩瑄,就想抱紧他,可是怎么也抱不到,就跟他说对不起,不该这么长时间不去看他,不知道他得病,否则会一直陪他!辜负了他的喜欢;一会儿,韩瑄不见了,换成十五岁模样的栾星河,我又絮絮叨叨地说,别爱上我,你让我怎么办?你说,让我怎么办?我像疯魔一样,在一个异度空间乱撞。

等我意识清醒,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栾星河在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脸的焦急,他告诉我,我睡了三天,满嘴胡话,都要给他吓死了,他认为我活不过来!

我太虚弱了,恍惚间,是在阴间走了一遭,是去送韩瑄最后一程!他太小了,一定怕黑,可是,我给小鱼儿送丢了,应该送他见到沈媚,再还魂回来!我的眼泪又不自主流淌,栾星河双手,擦抹我脸上的泪,他害怕地说,你别再激动了!瑄瑄没事的,他不会再疼了,他去天堂了!说着,他喊来护士,又给我打了一针,我迷迷糊糊睡着了,这次没有看到韩瑄,也没有小时候的栾星河,只有轻纱帷幔,微风吹过,什么都不知道!

我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栾星河才让我出院!住院期间,韩哥来过一次,他说,韩瑄葬在沈媚身边,娘俩团聚了!让我放心,韩瑄见到妈妈会很高兴,比和他一起生活快乐!看到韩哥满脸的憔悴,两鬓都是白发,不忍心问他韩瑄怎么得病,就劝他回家休息,别太伤心了!

吴阿姨也来过医院,说瑄瑄没了,她也要回家呆一段时间,不想上新户,她太想瑄瑄,瑄瑄一岁多,一直是她带着,跟妈妈没有区别!我就问她,小鱼儿好好的,怎么就得了病!

吴阿姨说,韩瑄是心肌炎,一直咳嗽,以为是感冒,耽误了治疗,他身体太弱,也是一个原因,总之,他太聪明,是落入凡间的精灵!吴阿姨还说“瑄瑄是天上的仙童,只是来人间走一遭,现在功德圆满,被收回天庭了”我心里很认同,流着眼泪,点头说道“是的,人间的烟火,不配养育小鱼儿!”

我在出租房里,又躺了十天,没有心思上班!栾星河推掉几单生意,每天,挤出时间来陪伴我,照顾我、管我吃喝!确实如谢佳莹所说,我拉了栾星河后腿!我一穷二白也就算了,还无依无靠!倘若爱情是面包,吃饱穿暖的是我,栾星河能得到什么!没有我,他会是学者,科学家,坐在殿堂里,不必风雨兼程!

趁着栾星河没来,我挣扎着起身,是躺太久的原因,我身体上没有损伤,人的意志消沉,心就在崩溃边缘!我走出屋子,院外的树枝,吐出嫩叶,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我也下了狠心!

如果婚姻不幸,不是俩人的痛苦,会祸及孩子,从韩瑄,我想到未来,起初,我认为沈媚是爱情至上,豁出命为韩啟嵘生下韩瑄。现在,我怀疑是成年人的私心,韩瑄短暂的人生,没有享受过母爱,他的心理承受,我深深懂得,因我的成长深受其害,不能顶着爱情名义,去续一个不快乐的人生,我决定,和栾星河分手!


—扫码关注我们—

长按识别二维码

获取更多信息

点击

上方文字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