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侦探系列】开门见鬼(解谜)

发布于 2021-10-15 11:14

昨日案件回顾:
【原创小侦探系列】开门见鬼
(点击蓝字即可阅读)


写在前面

昨天的小侦探故事推送后,大家都很积极地参与思考,也纷纷留言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很多小伙伴都想到了法医应该会去联系了交警大队,也猜测可能是酒驾的原因,大家都好优秀啊!

那么死者究竟是怎么死的?怎么会出现在自家门口?且听瞪蹬法医今天的解谜——


面部那些亮闪闪的东西是玻璃碎渣,在得到确认之后,我开始对尸体进行解剖检验。

划开胸腹腔,我把胸腹部的皮肤首先剥离开来,对应皮肤几处皮下出血的位置,都有肌肉内的出血,尤其是右侧乳头下方,肌肉内的出血尤为严重。剥离了胸部肌肉之后,右侧肋骨也有几处断裂。胸腹腔内最严重的损伤应当是肝脏的挫裂伤,看来胸腹部受到的外力并不比面部所受的外力小。因为肝脏的挫裂,腹腔内有大量的积血以及血凝块,总量大约有两千毫升。这足以引发失血性的休克而死亡。

接下来是颅脑的解剖。与面部严重的外伤不同的是,颅脑部的损伤并不十分严重,颅骨没有发生骨折,仅在大脑额叶与枕叶有少量的硬膜下出血,以及少量的蛛网膜下腔出血。虽然可能造成短暂的昏迷,但颅脑的损伤并不足以致死。

最后是颈部的解剖。颈前部的肌肉内同样有少量的出血,大概是面部遭受的外力累及到了颈部。在连同舌一起将肺脏、心脏钝性剥离胸腔之后,在颈椎部位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颈椎的椎前筋膜有出血,而颈5、6椎体有轻度的滑脱。这或许是对全身损伤形成机制最好的解答。

为了印证这个答案,我决定从尸体的背面入手,开脊柱,取脊髓。这是个艰难的过程,开胸腹腔、颅腔以及颈花了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而光是取出脊髓可能就会花去几乎同样多的时间。看来脊髓还是取得太少了,操作起来非常生疏,我边用开颅锯锯开椎弓边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整根椎管都被锯了开来,里头的脊髓展现在我面前。果然,在颈5、6椎体的位置,脊髓有挫伤。但同样,颈部的损伤并不特别严重,不足以致死。

最后,我对右前臂以及右足的损伤进行了检查。右侧足背的损伤只是皮外伤,并未造成骨折。而右前臂的尺骨与桡骨发生了骨折,并且骨折的断端刺破了皮肤,属于开放性骨折。

解剖的结果显而易见,死者的死亡原因是肝破裂导致大量出血,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这些损伤发生的机制也逐渐明朗起来,不过尚未找到最关键的证据。

我想起在解剖之前给交警大队打的电话,他们并没有接到在周家村周围有交通事故发生的报警。但死者身上的损伤基本都符合交通事故导致的损伤特征,并且死者是机动车的驾驶员。

首先是面部的损伤,很显然是挡风玻璃造成的。死者在驾驶机动车向前行驶时发生了撞击,因为没有系安全带(如果当时系了安全带就不会造成这么严重的损伤,仅仅可能导致“安全带损伤”而不至于致命),整个身体由于惯性作用向前倾倒,头部撞击挡风玻璃。在对头部面部造成损伤的同时,挡风玻璃破裂,部分玻璃碎渣嵌入伤口内。在此类损伤中,人体的头面部尤其是前额、鼻部等突出部位最容易受到损害,导致挫裂创、浅小的刺切伤或划伤。

但死者的颅脑损伤并没有与面部损伤一样严重,主要原因是胸腹部的损伤过于严重。汽车在快速行驶状态下发生急停,驾驶员身体前倾时将会与方向盘发生猛烈撞击,从而引发一些列的损伤,这一类损伤被称作“方向盘损伤”。在皮肤表面表现为与方向盘形状一致的弧形表皮剥脱或皮下出血,且常伴有一侧肋骨的多发性骨折,这是由于撞击时身体的平面往往并非平行于方向盘撞击,而经常是与方向盘有一定的角度,所以总是表现为一侧较轻一侧较重。不幸的是,死者与方向盘最初的接触点在身体右侧,巨大的暴力使得肝脏发生了挫裂,引发大出血。这也是头面部虽然皮外伤严重但颅脑损伤轻微的原因,方向盘与胸腹部的撞击已经卸去了一大部分的力。

至于右前臂与右足的损伤,属于人的反射性损伤。在发生撞击时,人出于本能会有一个避险动作,这个避险动作造成了右前臂的损伤。而在撞击的一瞬间,死者的右足滑移嵌入了油门与或刹车板之后,形成了“脚踏板损伤”,这是判断死者即是驾驶员最重要的一个证据。

而死者颈部的损伤最能够印证其发生了交通事故。在发生交通事故时,车内人员因汽车的突然停止,头部会发生猛烈的加速运动,使得颈椎过度屈伸而造成损伤。如果有此种损伤的动画图,你会发现第7或第6颈椎就像是一个鞭柄,而第4-6颈椎就像一个鞭子一样被前后甩动,所以这种损伤被称作“挥鞭样损伤”。挥鞭样损伤会造成颈髓的损伤,可能也会造成颈椎的脱位以及韧带的撕裂。

所有的损伤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唯一缺少的就是找到那辆死者生前驾驶的汽车。不过首先给我打电话的依旧是冯威,他告诉我死者昨天晚上的确跟朋友喝了很多酒,直至凌晨两点多才散的场。据一起喝酒的朋友说,他们亲眼看到死者叫了代驾回家,但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冯威又找到了死者的妻子,原来死者在回家之后大发酒疯,把妻子孩子全部吵醒。妻子因为非常生气,把死者赶出了门。原来如此,于是被赶了出来的死者便想到了回自己乡下的家,然而他却选择了自己开车。

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便非常容易了,顺着车辆的轨迹,我们很快在距离周家村13号一公里的地方找到了那辆死者驾驶的车辆,车子此时正像倒栽葱一样倒在马路与农田之间的一条沟渠内。这样一来,死者这一生走过的最后一段路也明朗起来。

在发生单方事故后,死者可能陷入了短暂的昏迷,也或者没有立刻昏迷。因为自己喝了酒,死者不敢选择报警,只能找人求助。所幸发生事故的地方离家已经不远了,死者便离开汽车步行回家。一路上虽然踉踉跄跄,但最终抵达了家门口。然而死者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腹腔内的肝脏已经严重破裂,血液正快速地从肝脏的伤口往外溢。虽然勉强走过了一公里的路,但严重的失血让他最终倒在了自己的家门前。

静谧的夜,门前死亡的人,直到东方的天空出现了第一缕阳光,才被自己的母亲看见。然而,或许这并非一起悲剧的结束,而是一起悲剧的开始。

END


作者: 瞪蹬,萌萌哒小法医,看过太多悲欢,内心依然温暖。微信公众号:瞪蹬法医(ID:dengdeng_foren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