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河北省|王金光:额济纳游记

发布于 2021-10-13 06:28

原创作者:王金光|河北省承德市

额济纳游记

十一期间,随旅行社到额济纳赏胡杨林,所见所闻所感颇多,以小诗数首记之。
10月3日晨,专列经两夜一天跋涉到额济纳,即换大巴车奔额济纳胡杨林景区。过朱公桥时导游介绍:上世纪末,额济纳河水断流,胡杨林濒危,草原退化,沙尘竟飘扬进京,时任总理朱镕基决策黑河分水,额济纳河复流,胡杨林再现生机。为记事怀德,额济纳人民将胡杨林景区一道桥名“朱公桥”,立《朱公桥碑》:
大漠尘起北京飘,胡杨濒危民心焦;
弱水复流额济纳,怀德记事朱公桥。
走在木栈道上,胡杨林色彩缤纷,绚丽灿烂,浅绿、金黄、淡红,步步是景,景景迷人。河边湖面,胡杨与碧水、蓝天、白云交相辉映,服装鲜艳的游人与景融合,如在仙境:
朱公桥头弱水边,一日走过三千年;
尽享美好新时代,胡杨林里人似仙。
来自凌源的团友老刘年过八旬,颊印手舞国旗,游走在胡杨树下,不时出口成章,堪为一景:
凌源老刘八十三,健步走近胡杨滩;
五星红旗双颊艳,面对美景唱诗篇。
10月4日晨五时坐大巴赴居延海。居延海因额济纳河断流几近干涸,因黑水分流而复兴。放眼云水苍茫,芦花漫漫,“小小居延海连着中南海”红色大字分外引人注目:
居延海联中南海,鸿雁传书千里外;
胡杨缤纷彩云飞,黑水荡漾芦花开。
水草丰美的居延海,四季到此的鸟有65种,最多时3万多只。码头上,游人将手里的食物抛向空中,群鸥在头顶盘旋,欢笑驱散了早起的阴冷:
四时早起为日出,云遮东天风入骨;
居延海边鸟迎客,游人欢笑伴鸥舞。
传说当年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飞升成仙的弱水流沙即是此地,码头上有一座高大的老子骑牛图。看着美丽的风光和欢乐的游人,主张清静无为的老子该做何想呢?
春秋战乱躲心烦,老子西出函谷关;
弱水流沙风光好,与民同乐胜为仙。
古时的居延海是中原统治者与边疆游牧民族生死搏杀的战场,今天的居延海是中华各民族兄弟共建共享的幸福家园。秋风萧瑟今又是,换了人间:
秦时明月汉时关,刀兵相对争居延;
今日齐心兴中华,兄弟团结建家园。
来到黑城弱水胡杨林景区。因为弱水更加亲密的滋润,两岸的胡杨林别有一种盎然生机:
遥遥跋涉八千里,苦苦等待三千年;
弱水胡杨相思久,生死相依在此间。
弱水六桥东,河水浸泡着一片胡杨的躯干。清波环绕枯杨,枯杨依偎轻波,似在诉说无限柔情。此景此情,耳边似乎响起《梁祝》凄婉的琴声:
弱水三千不了情,胡杨虽死犹恋生;
蓝天大漠碧波里,一曲梁祝侧耳听。
走进黑水古城,骆驼阔步于街头,官署、民居、店铺、驿站、寺院、各种作坊鳞次栉比,展现着曾经的繁华。黑水城城堡建于西夏建国以前,元时已是一座人口众多、经济发达的西部军事、政治、文化中心,1350年前后被沙漠吞噬。再见天日后被认为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继殷墟甲骨、敦煌遗书之后的中国第三大考古文献发现:
居延海边黑水城,西夏文明在此中;
风沙千载掩不住,一朝出土天下惊。
出黑水古城到怪树林,大片枯死的胡杨树挺立在荒漠中各呈异态,如雄狮,如猛虎,如奔马,如腾龙,如飞鹰,如冲锋的战士,如疯狂的舞者。夕阳西下,胡杨树更清晰地映在沙漠上,映在蓝天上,映入我的眼中,映入我的心中,令我震撼,让我肃然。胡杨树,生而千年不死的胡杨树!死而千年不倒的胡杨树!倒而千年不朽的胡杨树!鲜活的你让我看到了绚丽之美,枯死的你让我感受到悲壮之美:
大漠落日胡杨林,各展奇姿勇士身;
死而不朽三千载,对此能不叹英魂。
渐浓的夜色里,我们走出怪树林,胡杨的形象深刻在心中。

2021年10月

王金光,笔名老骑手,曾在内蒙下乡两年、服兵役四年,2017年在河北省承德市工商局退休。伏案为公文二十年,喜读书,好游玩,偶尔写点诗文。


★★ 平台简介 ★★

【阿拉善文学】是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文艺两新”合作新媒体平台,为《阿拉善文学》期刊推选优秀作品及新人。该公众号不限年龄、地域,为作家、诗人、文学爱好者等提供原创文学作品免费编辑、分享发布、推广展示等服务。




联系编辑投稿

请扫描二维码

15248830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