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家有一老,强住一宝

发布于 2021-10-11 08:00

文/愚人  图/网络



有一句老话叫做家有一老,强住一宝。我因九十三岁的老母亲依然健在,更是被人常常送上这句话,以说明我是个有福之人。可是话虽是这么一说,说心里话,要我将这句话的确切含意给它人讲说清楚,我还真的就没词了,不知道底应该怎样解释才算对?

七月五日这天,我因与一老同学去周至游山玩水大半天没在家,回来之后爱掀花花的老娘给洗盆里泡了一盆子烂手套,前门道放着只正在用旧衣服布修补的烂担笼,人去掀她的花花了。眼前的一幕想问个究竟也没办法,只好抹了一把脸便倒头在床上开始拉锯,逛了大半天人已乏了先歇歇乏气再说。


睡了约莫一个小时,起得床来发现时钟才七点,离黑还有一个多小时,遂去了滩地里将六分地的玉米浇了浇,待回得家里已经是八点半,按照老习惯先给娘用开水温了一下尽管不太冰的袋装牛奶,然后自己开始喝汤就又把欲问老娘的话给忘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又去了夏玉米地里施肥,待十一点半回家时见老娘把洗盆的烂手套,洗的干干净净的凉在了后边的绳子上,继续忙着她手里补担笼的活路。我不由自主的笑问着说:“妈,夜儿个回来我一直没顾得问你,你说这么多的烂手套你统统洗了,又忙着补这烂担笼到底要弄啥呢”?老娘言说,眼看着早玉麦已经出票呢,过不了几天就可快要掰玉麦了,她给我把这些烂手套一洗,待干了后再补好,等我掰玉麦时就不为伤手发熬煎了。我对她讲说这烂担笼本都是要搭在锅底下烧了的东西了,补它却又是为了啥?老人家告诉我这些个旧家什虽没有了大的用场,担揽个玉麦雀雀还是没问题的,到时侯我忙了,她提前给我把这些东西收拾好了我光用该有多好。


我对老娘讲,这些个烂手套破担笼完全可以扔了,到时侯买些新的不就对了么?老娘却说,掰玉麦是个费力气的活,也伤手费手套,再好的手套也不过几下就又烂了,这烂的一补用起来照样顶事。至于那烂担笼么,一来拾掇好可以当个家具用,二来么她补那也是为自己寻个捉拿,一天下来也不觉得夏日太长,人也好受些。

听了老娘的一席话,我的心里特别的高兴,不由得使我又回到了“家有一老,强住一宝”的回味之中。我不知道这句话的原创作者之本意,按照我个人的理解乃为:“不说你本人的年龄有多大,只要你的老父老母尚在,回得家来便有人疼你、怜你、惜你,而作为父母对晚辈的爱怜之心是任何人也不能代替的。就像我的老娘一样,虽已九旬有三之高龄,却为自己的儿子操了春心操夏心,操了夏心操冬心,待到冬季未来时又操棉衣否可身”。而纵然家有一颗价值连城的宝玉也不过,一不知冷暖寒暑之器物,无血无肉无感情。它不会因为你的情绪变化而变化,不会过问你的冷暖饥渴和疾患。不光如此,因为它的存在偶尔还会招来不应有的被人羡、被人慕,继而将所谓的荣耀变为无端的嫉妒、仇恨、和抢劫,轻则给人带来肢体与心灵的伤害,重则引来杀身之祸。


而老父老母的健在,便能使你常常有人关爱、体贴,使你始终觉得自己是棵长青树,心灵觉得永远的年轻。我有一位村兄现年已经七十七岁,他的老娘是去年以九十五岁的高龄驾的鹤,在老人家去世之前,每次从兴平的家里回到老家,看到年迈体健的老娘和一班儿老太太(在这班儿老太太中有几个人还没他大)在一块游和(掀花花),他就觉得自己依然是个娃。每当听到老太太叫他一句乳名,他那颗如同春天般的心就觉得好像要盛开的花一样,是那么的快乐那么的惬意。


可是,自从他的老娘去世后,我便很少见到他回老家,当我再次见到他问为什么段时间没回家来时,他告诉我说:“哥老了走不动了”。我半开玩笑的说:“今年就比去年大了一岁么,怎么就给老了,年是个还像个小伙子呢”?他说那是因为老娘在他就还是个孩子,可是今年不行了,没了老娘他的心一下子给老了。只所以好久不回老家,是因为每当回来看见门框之上蛛网灰尘交加,他就不免心生寒意,那个难受劲儿不知以何语言文字形容为好。他同时告诉我说:“兄弟呀,你现在还有老娘在,就应该好好珍惜当娃的幸福”。我说:“是的,不过你说这娘她精神着便好,一旦不精神可咋办?若是长期卧床岂不累了几代人”?他说:“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可你要知道老人卧床虽然累了你,但也给予了你显孝的机会,有了这个机会,你就可以成为孩子的榜样,待你老来时,每当你当年的身影在儿女面前闪现时,或多或少都会影响到他们在你跟前的所做所为,你会不会享福哥不敢保证,但哥敢肯定的说榜样的作用绝对使你将来不会受大罪”。听到此,我猛然间意识到,兄長之言绝非无理,前两个礼拜就有一件活生生的实例可以证明兄长的话没错。


事情是这样的,端午节长子一小家人连我的老婆子(她长期为长子家看孩子)并出差路过的次子一共六口人回到了家里,当天晚上一家八口人在老家我的房间其乐融融的边看电视边扯淡。九点半时分陕西一套的电视连续剧已经结束,老娘按照惯例起身回她的卧室睡觉。刚一起身、我的O九年所生之孙女便随即起身,很大方自然的去扶她老婆睡觉,她老婆说:“你不用扶,老婆能走,今天晚上你扶了明儿个黑咋弄”?孩子顺口答道:“明天晚上我没办法,今天晚上我能扶你一次先算一次吧”。哇!小朋友此语一出,我的老娘脸上的表情和我一样,顿时间笑的像一朵花似的,只觉得心里有无限的温暖,有说不出的高兴。


想到这里我觉得在县里定居的,村兄的曾经对我所言的确是至理名言,因为有了少对老老对小一家人的互相关爱的良性互动,这个家里的每一位成员都应当是幸福的。而这种幸福的存在又是多少黄金白银,珍珠玛瑙所能换得来的呢?!


2020.07.09初稿

2021.10.09定稿



关于作者:愚人,兴平人,高中文化程度,本人自幼爱好文学,对诗歌,楹联,谜语,歇后语更是疼爱有加,特别是对谜语的创作更是如醉如痴,几乎达到了所碰之人和事都欲作谜的程度。

声明: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文责自负,和本平台无关

❖  欢迎分享到 朋友圈 或点击右下角 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