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乡愁,是碎了一地的梦

发布于 2021-10-10 06:02

点击上方蓝字↑↑↑木兰书香一键免费关注!


乡愁,是碎了一地的梦


作者|陈维周  朗诵|洛胭

来源|木兰书香(ID:zhongqiu1964)


乡愁,碎了一地的梦 00:00 / 14:21


从上大学算起,我离开故土已经整整三十五年了,这一去,竟是半生。

 

背上行囊,豪情万丈闯天涯,到卸下包袱满怀疲惫的花甲之年,回家的路是如此漫长,一次次地想放弃漂泊,回到故乡的怀抱,一次次地最终放下了归乡的思絮,好像有一根无形的绳索牵绊,回不去的故乡,放不下的乡愁。

 

漂泊异乡的这些年,每每遭遇挫折心底好累的时候,那温柔的乡愁便会霎时涌起,犹如潮水冲洗着孤寂的心海,埋没烦恼,轻轻地舔舐着伤痕累累的心,抚慰疲倦的心灵。这时的乡愁仿如避风的港湾,好是温馨。



寂寂长夜难以入眠时,逆着童年的方向常常回忆儿时的故乡,岁月如一把刀,在心坎里刻下了一个个无法忘怀的痕迹,时光又把它们一个个无情的抹去。

 

山依然是那座山,河依然是那条河,但终究物是人非,乡愁萦绕。染尘了俗世,洪荒了意念。


静听流年寒冷萧飒,混沌的童年,斑斓的记忆,淡淡的忧伤,慢慢沉淀在心间,堆积成多彩的思念画卷。

 


故土,是心中雕刻痕迹最深的水墨画,那乡愁就是这水墨丹青最柔软最无奈的色彩。


乡愁的名片里,记录着一个个父老乡亲的名字,记录着小伙伴嬉戏玩耍的画面。随着年月渐深,愈加有了浓浓的乡味,历久弥新,这世间纵有千灯万盏,都不及故乡油灯一盏。

 

我的家乡坐落在一绺长长的黄土坡上,离我家门前不远的地方就是一条小河,在地图上根本找不到,乡亲们都叫“小河”。这条小河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是苦涩、阴森可怕的。

 


家乡地处黄土高原,长年干旱少雨,十年九旱。小河常年水量很小,在干旱的季节甚至干涸,只有在夏季发暴雨时,它温柔的一面就变得面目狰狞,洪水卷杂着巨石、杂物、甚至是动物尸体,咆哮奔泻。

 

 小河的水虽然苦涩难以下咽,但还可以解决牲畜的饮水,也算是我们的母亲河。夏天时,小孩们常去小河淌水游泳,冬天去溜冰,所以印象很深。


小河更是横亘在小村与外界之间一道天然鸿沟,我们出村的道路几乎都要经过这条小河,它阻断了我们与外界的交通。

 


记得小时候上学,家里人最担心的就是放学时小河涨水。遇到发洪水,小孩们只能眼睁睁的望着对岸的家长哭泣,大人也只能在彼岸焦急的等待凶猛的洪水慢慢退去,才敢蹚水过去。小河,成了阻断小村与外界绕不过去的坎。

 

小河是雨水多年冲刷形成的,河床很深,两岸的悬崖上有好多洞穴,也是好多野生动物的巢穴,曾经一度狼群,狐狸等经常出没。村里夭折的小孩也被放置在河沟里,村里降服妖魔鬼怪的法事也常在河滩举行,有寻短见的村民也去小河跳崖。


每到夜幕降临,还会有各种各样奇异的叫声传来,阴森可怕,叫人头皮发麻。所以,小河在我的印象里是阴森可怕的。



我家的对面是当地最高的山峰——青龙山。在我家的窗户里就能看的清清楚楚,小时候常常望着它浮想联翩。一直认为翻过这座山就走出了大山,山的那边可能是一马平川,或一片汪洋。盼望着有神仙将它削平,就能看到外面的世界了。

 

在天气晴朗的日子,还可以清晰的看到青龙山顶有一座“堡子”。阴雨天,山顶云雾缭绕,堡子若隐若现。


一直以为堡子里住着神仙,到了山顶也就到了天堂,所以上大学以前一直没敢去过山顶,后来才听大人讲,那是古寨堡,是防土匪的防御工事。

 


“官场”,是我们这代人特有的名词,意为公共场所。是村里最开阔最平坦的地方。


首先“官场”是村民重要的生产场所,是打碾储存粮食的地方。其次,官场是村民休闲娱乐的场所。


大人们聊天打牌。小孩们打球、跳绳踢毽子,玩老鹰捉小鸡、捉迷藏、丢手绢等游戏, 直玩到妈妈一声”饭熟了、回家吃饭“为止,这是最深最快乐的童年记忆。

 


蓦然回首,这满地碎片的梦想,叫我如何收拾。浓浓的乡愁,只有凭着记忆慢慢寻找最初的味道。


以前回家是探亲,亲人团聚,天伦之乐。后来回家,更多的是父母病痛,回家叫探望。再后来就是痛彻心扉的双亲离世,回家安葬。现在回家,他们在地下,我在地上,阴阳两隔。


走过山重水复的流年,笑看风尘起落的人间,乡愁在弥漫。


少小离家老大回,儿时的玩伴如今都成了陌生的大叔大婶,懵懂少年眼中的情人已远嫁他乡。


大半小孩已不认识,他们用怯生生的眼神看着你,依稀可见父辈的模样,原来生命就是一场一场地轮回。



远离故乡,游子们才明白,原来故乡的鸡鸣犬吠都是歌声。故乡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皆是情。哪怕世界把自己抛弃,故乡依然以一种等待的姿态盼望你的归来。


大山里的人们都想走出大山,逃离故土,有时却又渴望回归,这是一种怎样矛盾的情愫。每一个在乡村生活过的人都是幸福的,在漫长的人生中,那是丰沛厚实的滋养。


岁月从指尖悄然划过,好多没有结局的往事,是碎了一地的梦。


我们曾经渴望衣锦还乡,光宗耀祖。如今即使行囊空空,有个声音依然在呼唤你回来,故乡泥土的芳香是你永远抹不去的乡愁记忆。



时常凝望夕阳西下的方向发呆,那里有故乡。“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 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


小时候,青龙山的这边是故乡,青龙山的那边是天涯。现在,青龙山的这边成天涯,青龙山的那边才是故乡。


我们这一代人可能是乡愁的最后一个群体。现在乡村的小孩大都出生在城里,从上幼儿园、小学、中学都在城里,他们已经与乡村割裂。年轻一代大都抛弃了农村老家,进城生活定居,农村只剩下留守老人。



最近几年,村里人口急剧减少,土地荒芜。乡村的夜晚静的可怕,白天也只见稀许老人,乡村正在加速消亡,地球正在变成一个村,从此没有故乡,更没有乡愁!能回去的只有故乡,回不去的则是乡愁。


乡愁,是揉碎了的桩桩心事;乡愁,是长夜里的魂牵梦绕;乡愁,是埋藏在心底里的伤痕和无奈。


乡愁,是流淌在血液的那抹红;乡愁,是眼里那滴酸楚的泪水。


静听清源
心静了,才能听见自己的心声,心清了,才能照见万物的本性。心灵静极而定。欢迎您来【静听清源】一起阅读生活、感悟生命、疗愈心灵... ...
28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简  介

⊙作者:陈维周,生于甘肃,现居北京。农林专业,企业主持,钟情文学,作品若干。木兰书香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ID:zhongqiu1964)

⊙朗诵:洛胭,原名常利民,辽宁大连语文教师。自幼酷爱朗诵,在声音的世界里,感受含笑的光阴,凝香的岁月。


往期作品

人间最美,是清秋

独处,一个人的浮世清欢

家,幸福之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