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家乡的玉米塔

发布于 2021-10-09 07:26

文/符艾联  图/网络


快起来,太阳都晒到沟门子咧,还不起,往几时睡?
父亲一阵吆喝,我从美梦中惊起,睁开燃眼一看,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寂静的院子里。心里嘀咕着,乏得跟啥一样,还不睡饱就叫人。急忙穿衣下床,开门而出。
院子里摆满了昨天晚上加班拧的玉米爪子,一堆堆地摆在脚下,挡住去后院的路,那晶莹剔亮的黄玉米棒聚到一堆,在清晨的阳光下,闪着刺目的光,金光闪闪,就连玉米粒也像饱满透亮的一排牙,故意露着让人称赞。
上完茅子洗了脸,站在门口发愣,只见在墙边,父亲扛了许多木椽靠着墙立着,约有十个。个个笔直端庄的木椽有一丈长,底下和腿一样壮,依次靠墙而立,像排士兵。
这时父亲歪道:“站到那跟瓷锤一样,老牛瞅刀子,快到后院搬砖去!我回过神来就到后院抱了一摞子砖,放在父亲脚下。父亲蹲着用小铁铲子挖着坑,又不停地弯腰伸手去坑里掏土,直到把胳膊快伸完,这才算挖好了。他这才对我说,只管端去,争的多着。于我来回不停地端着,身上都出汗了。每个坑放二十几块砖,一算得二百多块。这还得抱呀,谁让自已没好好念书。
父亲用肩把椽掮起,转动着插进坑内,还用肩膀掮着抬起,使劲顿了几下,这才把几块小瓦片用砖砸入椽的一边空隙,小空隙用面面土一灌,并用锨把钝实,并把四周的土用手抺平,这才用砖盘着底盘座子,上面便摆着四方形的单砖,把木椽圈在砖里面,并抱一抱玉米捧的外衣垫着,如此而作。我看着学着,也照他的方法干着。不一会功夫,一排整齐的架子做成了,父亲喊我休息一下,并说下来架玉米爪。
松了一囗气之后,父亲就开始架玉米爪。他侧身提来几爪玉米爪放在脚底下,再一爪爪地摞着,并对我说,你学着摞,看着,要茬压茬。渐渐地,玉米塔快一人高了,一边的玉米爪也空出一大片,我从远处提来几爪递到他手上,这方便多了。他又端来高木登站着,后来又端来木梯子换掉登子,站在梯子上架着,我伸着胳膊也够不着了,便取来一把格杈,头像弹弓的木棍,从老远把一爪玉米爪一挑,举起,送到父亲面前。
早饭做好了,母亲站在厨房门口喊着我们吃饭,并说赶紧一吃,晌午还要到手帕地要去掰玉米。我望着高高耸立的好几个玉米塔,很有成就感,那一抹金色的光,成了院子里最靓的风景线,站在一边内心油然升起了满足感和踏实感。
后来,我掏窝子用我勘探的洛阳铲,又快又端,能大能小的根据椽的粗细而调整,再也不用铲子了。再也不在房檐下用铁丝吊个玉米大疙瘩,也不用在路边的树上架玉米塔了。路边的玉米塔,我上中学晚自习时,就在别村的路边的玉米塔上拧过苞谷捧,往书包里一塞,去换玉米空心捧棒糖。
再后来,不种地了,也再也见不着玉米塔了。
多少年过去了,每看到图片上的玉米塔,我就想起那过去的年代。多么想回到那个曾经堆满玉米塔的小院,多么想站在玉米塔边深情地观看!


声明: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文责自负,和本平台无关

❖  欢迎分享到 朋友圈 或点击右下角 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