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叶赫人家》长篇小说连载一一11

发布于 2021-10-08 05:09

     我就跟你说一句不怕把牛皮吹上天的大话儿,将来我的儿子绝不会住你的漏雨下窑破土坯房!说不上你还得借我儿子光,住上红砖大瓦的房子,兴许还能住上高楼呢。今天我先跟你这个懒人说明白,什么时候金成山招呼上山砍树,你就必须跟着上山,如果你懒得上山,我这个娘们儿跟着上山砍树,看你的老脸那哪儿放!看你臊不臊得慌!”这一番夹枪带棒的话,立刻让马孝田闭上嘴。玉海凑到母亲面前,嘿嘿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夸赞道:“妈妈,您是好样的!儿子跟您学!做个勤快人儿!好好学习,考上“北京大学”将来让爸妈都住上红砖黑瓦的大瓦房。”说着背上书包上学走了。两个小姑娘跟着二哥身后也出了家门。马孝田脸色阴沉着,几分难堪的老脸也些挂不住了,在儿子面前说老子。唉,他连张嘴咬咸菜的双唇都瘪下去几分。
      关文鹏吃完早饭,出了家门要去学校上班了,只见金成山闷着头磨还在磨他的第二把斧子,想想还是自己跟金大哥说吧,上前招呼了一声:“金哥,忙着呐!我跟你说个事儿,咱们想上山伐树盖房子,必须要有书面申请,说明咱三家的房子确实是因常年漏雨,不知哪天就倒塌了,到居委会报备,由居委会主任领导批示,再到街道盖上公章才行。我无法跟金哥同去申请,都因兄弟这成分问题不好前去,只能是金大哥一人去办了。”金成山抬起头来认真听完这番话,才如梦方醒,呀,上山砍树还要批条?他点点头回道:“关兄弟,你要不说,哥还真不知道还要批条。好,我今儿就去找居委会赵主任,她知道咱三家的房子倒倒歪歪的,要是真倒了,或是砸坏人了,那可会出人命啊。”关文鹏听完金成山这番话,才放心上班走了。
      院里三家上学和上工的人都走了,姚春玉推着小车又去街上倒腾卖些什么东西去了。马家嫂子拿起儿子穿破的衣服,从不能再穿的旧衣服上剪下一块布,在胳膊肘上比量着,一枚钢针静静地闪着微微的光亮等待着女主人温暖的手来穿针引线,女人似乎有些急切,她拿起针来,扯开比平日长了许多的黑线穿引而成,拿起衣服和这块补丁,针与线在女人一俯一仰之间,匀称的针角细密排列开来,四方方两块补丁仿佛粘在破损的地方,女人咬断线头,放好衣服,将早晨刻意多做的玉米面饼子放进锅里,盖上木锅盖,抓起一把柴禾塞入灶里,一根火柴引燃柴禾,热汽升腾而起。她才背起柳条筐出了家门,一把锁头将房门锁好,钥匙放进家里人都知道的自家门旁一块青石后面,转眼就消失在去往太安矿捡煤的矸石山的小路上。
      马家的女人石秀明是个非常勤快的人,家里的烧火柴都是她上山砍倒一大片,晾晒干透了,一捆捆摞起来,再一捆捆背回家,整个冬天就不愁烧的了。昨夜黑里,她也没睡好觉,心里盘算着捡煤核卖钱,一天能捡一筐煤核,卖三分或五分钱,四个月还能赚四五块钱,盖房上梁的钱也就不用愁啦。她偏瘦的脸颊上堆满了皱纹,为生活的困苦促使她过早的衰老了,找不到年轻时圆润的俏脸儿,齐耳短发,挡不住她细瘦的脖颈,一条蓝灰色的围巾遮盖着她有些花白的头发。穿上那件灰不灰黑不黑,看不清颜色的补丁落着补丁的破棉袄,肩膀上背着柳条筐来到矸石山下,她并没有立即上去捡煤,而是站在山下目不转睛看着有十几个弯腰捡煤的人,一辆煤矸石的矿车被拉到山顶上,这些人呼拉一下全都散开了,矸石车倾倒下来的煤矸石如滚动的雪球似的滚落下来,刚刚还四处奔逃的捡煤人立刻围上去。石秀明看明白了,她选择从侧面爬上矸石山的半山腰,一步步接近最好的拾煤的区域捡煤。两个小时的时间,一车车煤矸石车上来下去,拾到的煤核很快就将柳条筐装满了,她恋恋不舍地一步步往下出溜,当她离开煤矸石山时,一辆煤矸石车又翻下来一车煤矸石。唉,明天一定要拿一个麻袋来,多捡煤,就能多卖煤呀。石秀明挎着煤筐往前走上半里地就得放下歇息一会,喘喘气儿,当她来到小什街后面的居民区,在煤筐上插上一根草棍,意思就是卖煤。她是不好意思喊“卖煤啦!”太阳一点点往西移去,没有一个人上前问询这筐煤卖多少钱,她绝望极了。唉,可咋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