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地带 • 小说原创】福 芝 /王艳英(浙江)

发布于 2021-10-04 12:11


福 芝

文 /王艳英(浙江)


窗花褪去它鲜红色,白色雪片悄悄落在他离家走过的泥泞小道。
这几日,公婆闪烁不定、躲避她的眼神,无声地告诉她心底最怕最残酷的现实终于要来临。
她翘首企盼的人儿要回来,该是多么令人欣喜的事。五年来,在给他纳鞋底的每个夜晚,靠咀嚼和他在一起的有限时光来打发漫漫长夜。再热乎的炕也暖不了一个人睡的被窝,孩子的夭亡是她心底永远无法消失的痛。年轻的她像一盏油灯,忽明忽灭,摇曳不定。可是,这次他不是一个人回来,而是一家三口。
她轻轻地叹口气,暗自思忖,他带回的新媳妇我该称她名字吗?人家是入过学堂的大家闺秀,我只是乡下女人。不管这些,我是明媒正娶的大房,她连公婆面都没见过。唉,还是不好,她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我理应好好对人家。
他呢?他会怎样对我?这次会一起带我去吗?村里田保长在省城当官的小儿也把他大房带出去了,他应该也会吧?她辗转反侧,忐忑略加一丝希翼不停地折磨着她。
霭青的天空露出鱼肚白,咶噪的公鸡开始打鸣。一夜无眠的她起床后先去给公婆请安,又马上和面烙饼 ,一天的劳作打开序幕。
皑皑白雪几乎覆盖整个庄子,忙了一晌午的她感觉有点累,屁股刚落座,小脚婆婆笑盈盈紧随其后,她忙不迭地放下未喝的水。
“福芝,知道光耀要回来了吧?”
“嗯,娘,知道的。”
“男人三妻四妾不是稀罕事,你始终是大房,他这次回来肯带你出去,你就随他去;如果不带你去,你就让他给你留个种,你也好有个念想,娘的这副陪嫁手镯,给你一个,真的难为你。”
“娘,我不苦……”不争气的眼泪却夺眶而出。
响午时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骤响,是公乡所的人为他接风。她迫不及待地推出房门,扑面的雪花弥漫双眼,朦胧中,那张熟悉而陌生的脸在簇拥的人群中已穿过院子,走进堂屋。身旁有个不知穿啥毛茸茸衣服的女人,绸缎格子的棉旗袍还牵个小分头的男孩,真剜心。她捂着胸口,顿坐半响,她抻直已经揉皱的新夹袄褂子,脸上的胭脂被泪水冲出沟壑。理智告诉她要识大体,应该有大房的样子。
保长一行人离去,街坊四邻散尽,久别重逢的热乎劲似人间四月天。婆婆端来火盆给新媳妇暖身,小分头在公公膝下承欢。她端着四杯热气腾腾的茶水将这场景尽收眼底,在浓茶的氤氲中,远望他一身戎装背对着她,只顾和小叔子光宗聊着家常。恍惚中,新媳妇已来到跟前,四目相对,心照不宣。回过神来的她强颜欢笑对新媳妇说:“妹妹,路上不好走,累了吧?喝口热茶提提神。”眉梢上扬的新媳妇接过杯子。
“早听光耀说家里的姐姐持家有方,公婆侍奉得好,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大方得体的话似暖流涌入心田,她任凭内心波涛汹涌,脸上平静如水。她对新媳妇微笑着说:“你先陪爹娘说说话,我给你们张罗点吃的。”
她在烟熏火燎的灶台前看着柴禾变成炭木的过程,清泪缓缓流下。跳跃的火苗映着她清瘦的脸蛋,朵朵红晕熠熠生辉,一个重大决定在电石火光瞬间形成。她拍拍身上的木屑,刚起身,一直未和她对眼的光耀已经走进厨房。
“福芝,我想对你说几句话。”
“我也有话对你说,你先说吧!”
“你今日也看到了,我常年在外,有了志同道合的爱人,我想和她过一辈子。我已经对不起你一次,不能再辜负她。你是我敬重的姐姐,你想回娘家住,我送你回去向你爹娘负荆请罪。”
“我不想回娘家,我既然嫁入你家,生是你们家的人,死是你们家的鬼,我一定把爹娘侍奉好。看你们恩爱有加,是不会带我出去见世面了,那么可否……给我……留个种?”她涨红了脸嗫嚅着。
“这样对你是不公平的,是对你的侮辱,我和她都不会同意。你带着孩子以后怎么嫁人?我去看下爹娘。”他异常坚定,快速离开。
顿时,灶房静得出奇,锅里鸡汤却不合时宜咕咚作响,香气浓郁扑鼻……
光耀小住三天后,必须返回部队。在出发前夜,公婆来到她房间:“福芝,我们做不了光耀的主,光宗同意将他的平儿过继给你养老送终,择日请族长写个文书,不生纠纷。你看可好?”
好像愚蠢鸵鸟一把扎入沙中,福芝埋头不停地摆弄衣角,之后是只能她自己听的到“嗯嗯……”声。
心里委屈翻江倒海般,有心嚎啕大哭,却只有任凭泪水在脸上狂奔。那个年景,谁也不关心福芝如何继续在夫家生活。
光宗三岁小儿平长相喜庆,虎头帽下扑闪的大眼睛,同在一个院子住着,倒也不生分。最闹腾的夜里,平儿要认生,折腾福芝好几个夜晚后安生了。娘俩出去串个门,和寻常母子也无异。
前方战事频频吃紧,报平安的家书总被耽搁,光耀不确定的消息接踵而至,公婆在心惊肉跳中度日,唯有福芝不改色。街坊四邻的长舌妇唾沫星子淹死人,福芝风平浪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家待奉公婆,抚养平儿,去地里劳作掬汗时平儿会递上汗巾,母子相对而笑。
日寇投降之际,平儿已是会打酱油的年龄,正待共享天伦之乐时,内战爆发,国共酣战如荼,光耀杳无音信,全家人度日如年,渺茫的希望若即若离。
突闻光耀在随部队撤退台湾时,被解放军俘获……
光耀再次踏上魂牵梦绕的故土,孤身一人,家乡物是人非。当年的俊小伙开始两鬓如霜,军装变成半新不旧的中山装,衣角卷边却不失干净,口袋上一个不起眼的补丁和衣服颜色融为一体,却仍被站得二丈外福芝看在眼里。廖廖至亲唏嘘一番,先后离去。拜过爹娘的光耀,摸摸平儿脑袋轻叹一声……
又是分别日,桃花含苞,柳枝抽芽,一袋鼓鼓囊囊的家乡土特产背上。送别的亲人谁也不敢捅破窗户纸,这一别何时再相见?眼眶里的泪水呼之欲出,光耀若无其事地说:“回吧,都回,以后我还回的。”言罢,挺起腰背,大步流星迈步走,为的是不让送行的亲人看到他的两泓泪。
房里福芝透过窗缝遥望光耀,推开纸糊的窗户,调皮的柳条枝挤挤挨挨进来,遮住他远行的身影。
老榆木疙瘩桌上一件男式新褂子,像个委屈的小媳妇。
福芝想亲手给光耀披上特意赶制的新衣,想问一声可否在家安身,无奈光耀和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她彼此牵挂。
很意外的一天,家里有两位素不相识的客人,来自遥远的江南。
他们和善的脸庞挡不住威严的目光,柔声细语却透着不容置疑的神态。得到消息的平儿赶回来,拨开看热闹的邻居,只见公社书记和两位高矮不一,口袋别着钢笔干部模样的人,围住亲爹娘和待自己视如己出的大娘在问什么。其中一人不停地在本子上记着什么,爹埋头抽旱烟,闷声不响,娘诚惶诚恐,鸡啄米似的不停点头。竖着耳朵,生怕耳朵塞驴毛漏听。
“什么手枪?俺们没见过,再要胡扯,试试俺的吃饭家伙。”血气方刚的平儿抡了铁锹,冲动地大吼。
高个子的干部立马成为“变色龙”,他声色俱厉地说:“你伯伯的问题很严重,你如果包庇,一块蹲大狱!有伴!”气氛立刻剑拨驽张。
平儿涨红着脸,脖子上的青筋显露无遗。眼看铁锹要转换着落点,福芝一个箭步上去握住铁锹的中部,一个眼神,平儿心领神会,不服气地将铁锹往墙角狠狠甩去,看似随意地动动关节,发达的胸肌在汗衫里跳跃。
时间仿佛在此刻凝固,气氛陷入尴尬,众人不语,呼吸声此起彼伏,尘埃在透过房檐投射的阳光下悄无声息地飘浮。  
大队书记出来打圆场:“今天两位远道的领导也累了,到寒舍吃个便饭吧!大伙都散了,回家搂媳妇热炕头!”
汹涌的海浪退去,总不乏有一沙滩的收获。众人离去的小院,土坷垃飞扬,纷杂的鞋印,飞溅的唾沫、鼻涕和泥土融为一体,成为蚂蚁的美食。
客人悻悻而去的背影把福芝积压的委屈一并带走,快乐在心里回旋之余,又心系身陷沼泽的他。
话分两头,光耀此刻经历着从肉体乃至精神上的双重折磨……
日子还是在继续,冬去春来。
漆黑如墨的夜空,天际间一道曙光霸气外露……
百废待兴,万物复苏的春天来临。
随着政策改变,福芝全家的生活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平儿娶妻生子,日子过得滋润的很,可福芝老了。
常年劳作,身体透支,子孙孝顺,不允她干活。可她像一棵被抽干养分的老树在苟延残喘,昔日明眸皓齿的她被岁月偷走青春,佝偻着背的她始终梳着过气发髻,一根银簪在稀疏花白的头发中熠熠生辉。老眼昏花的福芝在躺椅里慢慢摇,往事慢慢浮现。
福芝殁于一九七九年,在光耀平反后的三个月,享年七十有三,孙辈把她葬于光耀的祖坟。第二年,光耀病逝在浙江。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异意可联系删除。

(本平台所有作品均为原创,侵权必究)

作者简介

王艳英,浙江人,职业列车员。喜爱文学,曾有文章在家乡的报刊发表。



《作家地带》

温馨提示


我们需要的稿件:

一、所投稿件需是本人原创,尚未在其他平台发表。因稿件著作权引发的纠纷,由作者自行负担。

二、大力倡导正能量作品。稿件内容不得含有违法或其他有碍社会和谐、国家安定的内容。不得侵犯他人名誉权、隐私权等合法权益,否则引发的法律责任由投稿人承担。

三、体裁以诗歌、散文(含随笔、杂文、书评等)、短篇小说等作品为主。

四、投稿前,请务必添加总编微信zhenqingrushi1966,不然无法发放稿费红包。


稿费发放办法及时间安排:

作品发稿一周(七日)之内所得赏金,50%为作者稿费,50%作为平台维护费(累计赞赏在二十元及以下不结算)。作品发表一周后,以红包形式发放稿费。


微信:zhenqingrushi1966  

    邮箱:364702284@qq.com



关于开展第五届“青春记忆”
全国征文大赛征文启事

青春,就像林徽因在《人间四月天》里说的一样:“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声点亮了四面风,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青春是一个永远聊不完、写不尽的话题,我们有太多的记忆留在青春里,就像一滴滴晶莹的水珠,汇聚成人生长河里一朵最美妙的浪花……
为进一步促进文学作品的推广和交流,展示广大作家、诗人和文学爱好者的风采,《作家地带》拟举办第五届“青春记忆”全国征文大赛。内容如下:        
一、活动主题:青年时代的“一件事、一段情、一次难忘的经历。”
二、征文时间:2021年10月1日——11月30日。12月10日公布评奖结果。
三、大赛基本原则:大奖赛将严格按照公平 、公正、公开的原则进行。所有参赛作品须是原创首发作品。
四、作品评奖入围条件:参赛作品在征文期内,阅读量200以上,留言量20条以上(每个微信号限留言1条),赞赏量20人以上,视为有效入围参评条件。
五、评奖标准及奖项:依据作品质量、阅读量、留言量、赞赏量开展评选。留言每条记10分,赞赏每个记10分,阅读每个记1分。按得分多少评定获奖等级。为便于广大作者知情和监督,以上数据在公布获奖名单前进行公示。本次活动设特等奖1名,一等奖3名,二等奖6名,三等奖10名,优秀奖10名。所有获奖作者,均可聘为“作家地带签约作家”,并在《作家地带》开设“签约作家专栏”。
六、奖金来源及分配细则:
征文大赛参赛作品,赏金不再返还作者本人,用于奖励基金奖励给优胜者,以及获奖证书、奖杯制作、快递费用等。

投稿微信:zhenqingrushi1966

                 第五届“青春记忆”
                全国征文大赛组委会
               《作家地带》编辑部


                             2021年9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