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故事:探访鬼屋(一)

发布于 2021-10-04 12:08


全世界只有不到1%的人关注我们

你真的很特别





写在秋季


2021-10-4

人握着拳来到这世界,仿佛是说:“整个世界都是我的。”但在离开人世时,人都是摊开手掌,仿佛是说:“看吧!我什么也没带走。”


胆小鬼 梁咏琪 - G For Girl Live 2002

歌唱祖国


文/文海浮沉

深秋的早晨有点微冷,我家通往学校的路上是一条土路,路上坑坑洼洼有一些积水坑,仿佛一场秋雨过后,路上的小水坑就再也干不了了,接近零度的深秋清晨,水坑总是结满了冰花,好奇的我们喜欢边走边踩,试探着哪个水坑更加结实,有时候就算踩烂了,也不会弄湿鞋袜,冰花下的水看似有一汪,其实很浅,多的就是稀泥,在鞋底上沾满了,像个大榔头。
我家离学校并不是最近的,红杉家还没有搬来之前,我家和白丽家是离学校最远的两家,近乎1公里的路程上,有时候会遇见好几个小伙伴,当然,这只是走的早的时候,而我小时候,则是迟到专业户!
头一年上学真的都不懒床,等到第二年上学,换了温柔的康老师,早上怎么都不想起床,被窝的温暖让人流连忘返,不忍离开。
有一次早上出门又是晚了,和弟弟“吉来”到学校,整个校园已经开始了郎朗的读书声,那天康老师发了很大的火,将我和吉来在门外罚站,我俩在秋风中瑟瑟发抖,一会儿太阳出来了,不冷了,晒得暖洋洋的,忽然间想起村里“张耳朵”是出了名的故事大王。
在那之前,其实我和吉来并没见过“张耳朵”本人,只是听见爸爸说起过几次,不知道大名叫什么,只是因为耳朵长得硕大无比,但是又有点背,去过很多地方,知道很多故事,就连爸爸一辈的叔叔伯伯们也经常聚在一起听张耳朵讲故事。
我很好奇张耳朵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到底知道什么故事。
“吉来,老师罚我们站,他又看不见我们到底站没站,要不我们去找张耳朵听故事吧。”我怂恿道。
“嗯,姐姐干啥我就干啥。”吉来从小就是我的小跟班,我去哪都跟着......
我比吉来大三岁,他小时候很乖,不喜欢看电视,平时话也很少,从学会走路就和我在一起,没有一天分开的,我做的任何决定都会无条件支持,后来才明白,那时候他真的太小,没有认知,对于决定本身,是不怎么了解的,只是很相信我。
校园没有现在高科技的安检系统,甚至连个警卫室、门卫都没有,两扇铁大门扣在一起。走大门太扎眼,翻墙太高,于是我们找到了学校围墙边上的一个水洞,钻水洞出了学校,怀着好奇的心情去找张耳朵。


写在回忆



以前在村里乱转都是和父母在一起,头一次独自在村里乱转,感觉像是在探险,我们不知道张耳朵家在哪,拼凑着平时在大人们那里听来的只言片语,顺着路一直走,经过好几栋房子,几乎快要走出村子,看见一户院子,院墙矮矮的土墙,没有正式的大门,院子中央有个高掌子,一座土屋坐在高掌子上,就像他家住在一个大坡上,院墙圈住的地方很开阔,不知道是因为秋天万物枯槁,还是院子无人打理干旱缺水,整个矮土墙里面都是荒芜的景象。

土房子四方四正,屋前面一棵树挂着几片即将凋零的叶子,一个老头背靠树而坐,面朝大门,山羊白胡子,没有眉毛,眼睛周围布满皱纹,眼大而无神!我们没有问他是不是张耳朵,上前就认定了这个人就是张耳朵,我端详这个老爷子的耳朵是不是传说中那样出奇的大。第一眼看好像不大,后面越看觉得耳朵越大!竟然有些害怕。

我想起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找到张耳朵,让他给我们讲一段故事。虽然心中断定他就是张耳朵,嘴上还是忍不住发问:“你是不是张耳朵?”

老头一动不动,连眼神都没有动。

“喂~~你是不是张耳朵?我们要找张耳朵!”我大声地问,因为想到爸爸说了,张耳朵不但耳朵大,且还耳背!

老头一怔,这才把眼神转向我,这时候眼睛开始有神起来,“慧来和吉来..两个小贼干什么来了,学堂里不好好上学?”老头说话几乎是听不清楚的,他牙齿已经磨平,努力的用舌头和秃板牙问着,老人说话时带着和善,原本僵硬的表情也变得生动起来,他问我们吃不吃黄瓜,然后从树上挂着一个袋子里掏出两根超大的黄瓜,那黄瓜被秋霜打过之后,变了颜色,名副其实的黄色的黄瓜。

我们感激“张耳朵”居然是这样和蔼的一个人,庆幸听故事还能有个黄瓜吃,但是更加好奇这个老人是怎么认识我们的。

“你咋能认识我们呢,我们都没见过你。”

“谁说没见过,你们小的时候我还抱过呢,现在长大了,都能大步子跑路了。”

“那我们想听张耳朵故事,你给我们讲一个吧。”

“不行不行,我讲的故事小孩子听了害怕的!你们还是不要听了,吃了黄瓜赶快回家去吧。”

“你就给我们讲一个吧,不害怕!风不怕,雨不怕,老虎都不怕!”

老头的胡子一翘,哈哈的笑起来,答应我们讲就讲一段吧。

两个小脑袋睁大好奇的眼睛,听着张耳朵能给我们讲出什么故事。

“给你们讲个什么故事呢,就讲个村里发生的故事吧。我们村里有个人叫王金成,先前在村上住着,后来搬家了,搬到城市里发财去了。给别人说都说是搬家去发财了,带着老婆孩子全走了,可是真的为什么搬家你们知道吗?”

我俩赶紧摇摇头。

“其实搬家啊,是他们那个老房子闹鬼!”老头嘴一撇,眼睛瞪大,说这一句的时候声音忽然变小,生怕被谁听到似的,脸上的褶子都跟着紧张起来。

“为什么闹鬼?什么鬼?”

“为什么闹鬼,其实很多人都想知道,他们搬家好久了,以前说出来闹鬼别人都不信嘞!最后真的搬家了,村里的几个人都传着是真的闹鬼了,半夜经常听见有人在那个老房子又喊又叫,还有人哭,明明没有人住了还有人点蜡!”

我俩吓得听不下去了,但是好奇的又不行,不再发问,老头上瘾似的继续讲。

“传说毕竟是传说,没有人真的看见鬼长什么样子啊,这件事情越传越凶,越传越邪乎,村里很多人都想半夜去看一看究竟,到底是什么在作怪,但是都没胆子去。后来这件事传到县上一个科考队了,科考队来了一帮子人,准备在那个老房子住一晚上,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们是不相信有鬼的。”

“那他们不害怕吗?万一被吃掉咋办?”

“说的是啊,咋能不怕呢,科考队来了,想住下,其实也害怕,硬是拉着我们村上几个身强体壮的小伙子一起住,他们带了好多工具,刀枪棍棒的,甚至带了绳子准备抓住鬼!很快的人员就组织齐了。”

“你去了没有..?我爸爸去了没有?..”我们急切的关注谁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诶~巧了,当时我还真去了,你爸没去,你爸那时候还是个小孩子呢。”老头略带神气。

“那你快说怎么了,你们都看见什么了。”

“那时候我们专门挑了一天月亮很大的晚上,月光照的就跟白天似的,下午太阳还没落下去,我们就准备着过去了,科考队的那帮人非要喝点酒,还要我们煮点肉带上过去,下午一切准备好之后,我们还带了行李,一并过去。其实白天进那个房子都有点阴森森的,王金成家搬家搬得很是干净,一明两暗的小套间里外间都有个土炕,外面那一间的土炕面价大些,这些年了,土炕都没塌,我们就把行李铺在外间的大土炕上,那栋房子每间房顶上都有个天窗,天窗啥也没盖,时刻都有一束光照进来。人多么,坐定之后就开始划拳喝酒吃肉,早就忘记了时间。七八个人,两坛子酒下肚,几乎都醉了,有几个酒量不好的早就沉沉的睡过去了,只有我和科考队一个小刘还坐着聊天。”



写在回忆



老头回头又在口袋里摸出一个葫芦,拧开盖子喝了一大口水,接着说:
“其实我和小刘也喝多了,只不过也害怕啊,不敢睡啊。硬撑到半夜很晚了,也倒头睡去...到半夜,感觉眼前有光晃眼得紧,跟大白天被太阳照了一般,我以为天已经亮了,心里正在暗喜一晚上时间终于过去了,王金成鬼屋不过如此,没啥可怕的嘛。慢慢的睁开眼睛,我的老天......你们猜我看见啥了..?”老头一下子站起来,倒是把我和吉来吓得屁滚尿流,脸色都变了,不敢问看见啥了。
“那根本不是天亮了,是那天窗的月光正好照在我脸上,天窗的光一黑一白,有个东西一直在天窗晃...一会一会的挡光,一会又不见了,那东西不是直对着天窗,而是在房顶上走动无意间挡的光!我害怕啊,想溜回家,居然连门都不敢出了,也不知道哪个挨千刀的居然睡觉前把门关的死死地..我看了一圈炕上的人,大家依旧睡的死死的,不对,小刘不见了...”



记录生活


 扩展阅读 

原创 原创散文:荷散文精选:夜未央原创 散文|给我一片天(原创)原创 原创诗歌:秋韵叠章原创 散文诗歌:爱的絮语(原创)聆听|戴望舒散文诗歌:十四行,雨巷,狱中题壁


散文精选大全

最受欢迎关注散文精选大全,邂逅诗歌散文

诗词 |朗诵 | 短片 | 散文 | 段子

品散文,阅人生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