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分钟说园区 | 巨头纷纷布局的元宇宙,爆爆爆爆炸出圈!

发布于 2021-10-04 12:06

游戏圈、科技圈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2021年是元宇宙的“元年”。





责任编辑 | 崔宇超
联系 | yuexu@shlingang.com


三分钟说园区 | 元宇宙 00:00 / 15:45


近日,米哈游总裁蔡浩宇向外界宣布了米哈游2400人的公司规模和2020年突破50亿的净收入,更是直言要致力于打造“十亿人生活的虚拟世界”。

一夜之间,元宇宙概念火遍游戏圈、投资圈、科技圈,与此同时,一部讲述虚拟世界NPC觉醒自我意识拯救世界的电影《失控玩家》在全球拿到超过3亿美元的总票房,电影用真实的场景将一个“元宇宙”的世界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究竟什么是“元宇宙”?

1992年,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的科幻小说《雪崩》出版,好评如潮。它描述了在面对一个荒诞不经的现实世界,以及一个虚拟得足够真实的数字世界时,人类的感知和认识,书里的“雪崩”其实是一种超级病毒,用来映射所有现实世界中像病毒一样的观念与意识。

“Metaverse”就是书里斯蒂芬森对于那个数字世界的称呼,我们将其翻译为“元宇宙”,更多的是想要表达互联网时代的“终极形态”,一个“被虚拟内容增强了的现实”和“能够全民接入、永久在线虚拟空间”融合构成的未来世界。


斯蒂芬森可能无法想象到,在30年后的今天,由《雪崩》这本书提出的“元宇宙”概念对全球形成了一场冲击波。
 
“元宇宙”为什么在今年突然爆火?

今年3月10日,来自美国的游戏公司Roblox DPO上市,这家全球最大的互动社区之一及大型多人游戏创作平台的主营业务就是让用户们使用自己独特的虚拟形象,在UGC的数字场景中和朋友们拟真的互动+交互,比如在线:钓鱼、赛车、逛Gucci奢侈品店、看视频、探险等等。


是的,你没有看错,我们认为所有应该聚会、当面干的事儿,在Roblox上,大家都在线干了。而且单用户每日使用时间长达153分钟,服务器上最多同时在线570万名玩家。
 
玩家在Roblox平台上模拟钓鱼

Roblox上市首日市值突破400亿美元,带火了元宇宙的概念,如果元宇宙是新时代互联网的呈现方式,如同头号玩家绿洲那样一个个的3D虚拟世界,那VR/AR代表着新时代的硬件生态,而Roblox则是新时代的内容生态(游戏UGC平台+云游戏)。

8月12日,美国智能芯片巨头英伟达(NVIDIA)自曝,在其4月举行的发布会上,CEO黄仁勋的演讲中有14秒由数字合成的“假人”代为出镜。虚拟的黄仁勋足够以假乱真,并在长达四个月时间里,骗过了所有人。


之前提到的商汤科技在刚过去的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推出了可以奔向“元宇宙”,实现虚实结合全新交互体验的基础设施SenseCore商汤AI大装置;商汤车载业务亦在5年多的行业全栈能力积累上,推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独立新品牌SenseAuto绝影。

游戏圈、科技圈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2021年是元宇宙的“元年”。

在资本最青睐的游戏领域,最好也要擦亮双眼

如果一个平台能够给开发者提供了足够的基础工具与无限的自由,可以让开发者在虚拟世界中完全复刻现实的生活。在这个虚拟世界里,人们可以学习、生活、工作、娱乐。如果你看过电影《头号玩家》的话,电影中出现的“绿洲”游戏就是元宇宙概念的最好体现。它可以成为人们逃离现实的另一个世界。原本一穷二白的落魄少年,却在虚拟世界中称王称霸,或许对他来说,游戏中的世界比现实世界更为真实。


自从Roblox上市后,游戏投资人疯狂抢项目,各家游戏公司都说自己是做的是元宇宙,不管到底够不够资格。有消息称,某家大型游戏公司的老板给公关部门下达的任务就是:积极联络媒体,把公司往元宇宙上靠。似乎只要稍微跟元宇宙沾边,就能享受到资本热捧的红利。

还有一家游戏创业公司公开吐槽,自己只是在做的一个MMORPG(多人在线角色扮演)的游戏项目,但FA多次找上门要求修改项目介绍,理由是“一定要有元宇宙的概念,不然拿不到好价格”。

所以,当你看到满天飞的“元宇宙概念第一股”时,一定要擦亮眼睛了。在没有出现元宇宙这个概念的时候,它可能只是一家普通的游戏公司,披上Metaverse的外壳好像就成了另一家公司,这就对我们判断产业趋势、鉴别科技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元宇宙”这样一个科幻概念突然火热,和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数字空间越发真实化、数字空间和现实空间的日益融合有关。不仅游戏在推动“虚拟世界真实化”,一时间,这一概念在顶级资本中获得了无出其右的关注。典型的有五源资本,元宇宙赛道的几个部分几乎全投了一遍:在社交领域投资了绿洲VR,在游戏引擎上投资了Bolygon,在虚拟AI上投资了超参数和元象唯思,游戏领域投资了Party Animal团队等等。其它一些顶级资本也在悄悄出手,红杉资本领投12.5亿美元的Rec Room。腾讯投资了Roblox、WaveVR、Avakin Life。网易投资了IMVU。

在投资者眼中,顶级资本押注Metaverse也符合其追求超额回报的逻辑,而大厂的逻辑更重要的是获得这一领域的门票。微软、英伟达等行业巨头也在借助“元宇宙”概念推动“真实世界虚拟化”。微软正推出元宇宙应用的框架,并将数字孪生作为其基础。英伟达CEO黄仁勋在谈及元宇宙时也说:“未来数字世界或虚拟世界将比物理世界大上数千倍,工厂和建筑都将有一个数字孪生体模拟和跟踪它们的实体版本。”与数字孪生整合,由游戏世界推动的元宇宙概念,也开始进入现实的严肃应用领域。
 
腾讯与Roblox联合成立罗布乐思

此外,元宇宙也吸引了扎克伯格等一众大佬争先布局,扎克伯格还在近期的财报会议上正式介绍元宇宙概念,并点明了Oculus作为元宇宙入口的关键作用。这同样也吸引着张一鸣的目光。近日,有多家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将以50亿元人民币收购Pico正式入局VR。如果最终成行的话,其切入路径与Facebook有些类似。2014年,Facebook曾斥资20亿美元收购Oculus,以此作为战略业务进行布局。若再加上今年4月字节跳动斥资1亿元投资的代码乾坤,张一鸣剑指元宇宙的雄心,不言自明。
 
由于Metaverse的具体形态依然模糊,因此无论是战略性投资还是财务投资,大多跳不出四种类型:类Roblox公司、类MineCraft公司、VR虚拟社交和AI、引擎公司。毕竟Roblox本身也不算完整的元宇宙,而是一个巨型UGC创作平台达芬奇,游戏《堡垒之夜》,《我的世界》核心更在于玩法的创新。
 
元宇宙真的能代表未来吗?

怎么判断一家公司是不是代表未来呢?Metaverse是一个相对遥远的未来概念,利用这个概念讲故事来抬升估值也无可厚非。但是基于这个概念来打造成功业务的公司,或许已经浮现了。


王玉烇老师在科技特训营中提到,他认为下一个大机会,属于游戏化的视觉强互动平台,亦是承载小群体的大平台。其中,“游戏化的视觉强互动平台”里面包含了三个要素的融合:游戏化、视觉和社交。游戏化一定是未来,连流媒体公司都在纷纷布局游戏了;视觉而不是视频,因为这个融合很有可能是基于VRAR的;社交的强互动属性,保证了用户持久的黏性。

但是我们不禁要问,人们是否真的需要这样一个完全脱离现实的虚拟世界?人们在虚拟世界中去达成那些无法在现实中被满足的愿望,符合人性吗?这是一种自我欺骗还是自我价值实现的另一种方式?这些哲学问题都有待于思考。

人们渴望预知下一代互联网应该如何被定义,下一个巨头将在何处诞生,而 Metaverse 给了一个完美答案:宏大而充满细节,既在万里之遥,又近在咫尺。

当想象力插上翅膀的时候,技术准备好了吗?
 
凭借区块链、XR(扩展现实)、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等新技术跟游戏的结合,科技公司正在试图建构一个“超级数字场景”或曰“超虚拟时空”,元宇宙不过是描述这种未来的热门概念之一。


游戏、社交只是元宇宙发轫的温床,未来人们可以通过在元宇宙中工作,赚取数字货币直接使用,处置任何数字资产;人们也可以在元宇宙中求学、获得毕业证,然后找工作,甚至恋爱、结婚。Epic Games公司创始人蒂姆·斯威尼对元宇宙的设想是由所有人共同打造的开放系统。
 
未来真实的元宇宙未必如斯蒂芬森笔下那般危机四伏,Epic Games公司创始人蒂姆·斯威尼在一次访谈就曾谈及当下的挑战:“当你谈到元宇宙时,意味着数百万的服务器,服务用户内容和做3D实时模拟,包括潜在的拟真物理模拟之类的事情。所以,这是全新的成本构成。”

元宇宙首先需要一个强大的通讯基础设施,显然当下的5G是难以满足的。

根据韩国、日本等相继发布对6G的展望,数据传输速率可能达到5G的50倍,时延缩短到5G的十分之一,在峰值速率、时延、流量密度、连接数密度、移动性、频谱效率、定位能力等方面远优于5G。而6G时代的信息通信基础设施,包括空间卫星,各种高空平台的飞艇、气球和无人机以及地面的移动通信网等三部分。国内外已有多家企业提出了低轨卫星互联网星座计划,且都加快了部署速度,最著名的就是埃隆·马斯克打造的总计划发射12000颗LEO卫星的“星链计划”,截止到2021年2月,该计划已发射1145颗。

超级算力

元宇宙还需要云计算和边缘计算的进一步成熟。

以超高清体育赛事直播为例,需要实时监测数据,实时进行复杂计算,快速响应,但传统的云计算方式面临高并发下的源站压力和带宽压力,以及存储、 延迟等方面的挑战,已经力不从心。仅就4K模式而言,其数据容量是一般高清视频数据容量的8倍,在低延迟要求下,需要边缘侧进行快速处理。美国五大科技巨头脸书、亚马逊、微软、谷歌和苹果正在加大边缘计算的投资力度。虽然这些公司正在积极为边缘计算的未来打下基础,但完成这一转变可能需要数年时间,而且可能会分阶段进行。在部署5G网络、保护连接设备和分配网络带宽方面,边缘计算的障碍依然存在。

超级安全的网络环境

还有一个重大挑战来自安全。在下一代互联网中,人们的联网工具可能不再是手机、电脑,可能是眼镜、头盔甚至脑机接口这样的全新的介质,全新的载体必然带来全新的安全问题,一如斯蒂芬森在《雪崩》里描述跨媒介超级病毒一样,网络安全边界逐渐瓦解,内外部威胁愈演愈烈,传统的边界安全架构难以应对,特别是未来当线上和线上深度融合甚至进入数字孪生状况时,网络安全的重要性更是远超当下。“围绕‘无边界安全’理念完善下一代企业网络安全防护产品和服务矩阵,已经是业界对安全领域未来发展风向的共识。”根据NetMotion的最新报告,由于许多许多组织尚未完全意识到采用这种方法所带来的好处,目前全球只有12%的企业和组织全面拥抱零信任网络,这意味着网络安全依然面临严峻考验。
 
结语:

Metaverse 这个概念,将巨头们定义未来的各自尝试完美整合起来,以一家原本“小众、无闻”的创业公司的横空出世为契机,成为了大众眼中对未来的答案。而大众对未来的共同想象,反过来又会有力促进那个未来的实现,从这个角度看,Metaverse 概念再次“启动”了未来。


另一方面,它预示着某种“必要泡沫”正在迅速形成。历史无数次证明:在前途远大但前景暧昧不清之时,资本往往能“大力出奇迹”。每一个破灭的泡沫对特定的投资者和创业者都可能是灭顶之灾,但对行业并不是。“泡沫级资本”的注入,必然带来更多关注和讨论,从而吸引更多聪明人躬身入局,加速这一未来的“自我实现”。
 
尽管如此,Metaverse 概念的迅速喧嚣,多少还是反映出了焦虑与兴奋同在,恐慌与自信交织的情绪。如果说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未来,那一百个创投人眼中就有一万个不同的 Metaverse——我们在用计算平行宇宙的方法投注未来,但属于当前时间线的未来只有一个。
 
这是一座陌生的迷雾森林,没有人是土生土长的向导。在一头扎进去之前,我们不妨先升到树梢,极目远眺,尝试找到穹顶的北极星,和自己的方向感,以便更清晰地看见未来。


往期三分钟说园区回顾
点击顶部话题标签
即可查看往期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