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怀念书信往来的那些时光

发布于 2021-09-23 20:02

富平人
讲述富平人的故事,打造富平人的品牌!凝聚富平人的力量,弘扬富平人的精神!
1869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怀念书信往来的那些时光

 文/付金荣

科技发达的今天,人们之间的互通信息,多种多样,可以打电话,可以微信语音、微信打字聊天,也可以微信视频,很少有人再提笔写信了,可是,鸿雁传书,我依然怀念书信往来的那些时光。

上世纪七十年代,远在异地他乡的叔父常给我父亲写信,他在某军部任连长。起初入伍时因忍受不了部队的严格纪律加之思念亲人的痛苦,一度想逃离部队回家,父亲就三番五次地写信给他,让他坚定信念,在部队好好干。他回家探亲时,父亲更是骑着自行车从大荔到蒲城去看他,带上家乡的土特产,当面又再三叮咛叔父保家卫国。这样,在父亲一次次地劝说下,叔父在部队干得有模有样。他感恩父亲对他的教导,在他们兄弟三人中,他与父亲的关系处得十分融洽。大伯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不识几个字,也讲不来大道理,故而不会写信给叔父。父亲排行老二,他完小毕业,善于学习,喜欢看书,还特别爱哼唱秦腔戏,对生活充满热情。他曾在我家的院落里用白石粉写下“春光满园”四个大字,白亮亮的在院中闪耀。那时,我就特别佩服父亲有学问、有文化。父亲打小从陕西蒲城县过继给大荔县我爷爷家,他懂得思念家的那份揪心的疼,深谙叔父在外的心情,所以他每次给叔父回信都很认真,每每能打动叔父。他们之间书信往来比较频繁,都是用的毛笔字写信。我那时年龄小,根本没留意父亲到底给叔父说的什么,只知道父亲与叔父写的毛笔字都很好看。我曾问父亲写的啥,父亲笑着说,让你叔父好好干工作之类的话。

父亲心灵手巧,他的毛笔字写的俊秀,在村里是有名的。他还当过村上的保管,打算盘也是一流的。我八、九岁时,父亲就教我打算盘,学加、减法运算,我的小手在算盘上起舞,父亲看得很开心。父亲还会织毛衣,是在村上水利渠工作时向他的结拜大哥学的,我们全家的毛衣都是父亲织的,毛线是家里养的羊身上的毛剪后,母亲浆染、纺出来的。父亲给我织的一件翻领红色毛衣至今我还记得,村里人、同学们都夸漂亮。心底豁达、善良的父亲正是用他的爱心温暖着我们全家人,也给了叔父无私的关爱,让叔父坚定了理想信念,牢牢地部队扎下了根,由连长、营长一步步干起来,成为优秀的军官。后来叔父转业到蒲城县武装部当了部长。他每年都要到我家里来看望父亲,他们之间感情笃深。本来叔父要调到临潼干更高的职务,因身体原因,不幸52岁时英年早逝。叔父的去世让父亲一度缓不过劲来,父亲的脸上写满了伤感,就此,父亲再也没有提笔写过信了。

光阴似箭,1984年,长大后的我考学到父亲的家乡蒲城上学,那时没有电话,我与父亲的联系方式就是书信了。父亲娟丽的毛笔字又一次映入我的眼帘,我把思念写给父亲,父亲给我在信里报着家里的平安。就这样,几个月写一次信的习惯延续了下来,直到我毕业。在蒲城期间,缘于父亲,我对故乡有着一种深深的情谊,我常利用空闲时间去大伯、姑妈家还有几个哥哥家走动,在故乡的山间小路留下了我的足迹。我带着稀奇的眼光看着我的故乡,父亲的家乡,把一份眷恋留在了心里。

毕业后的我,分配到铜川一所中专院校任教,此时,父亲已认为我长大了,可以放下心了,加之我节假日常常回家,父亲就不再写信给我了,然而,我还是喜欢读父亲写给我的信。从字里行间,我能读懂父亲对我的爱,从一词一句中,我好像看到父亲写信给我时的那种神情。

在期盼中,我还是等到父亲写的一封信,那是我生过孩子在富平休产假期间。我嫁到富平北山的一户人家,老公与我都在铜川教学。临生产时,我回到了富平,在富平一乡镇卫生院生过孩子后,就在富平家里坐月子。大冬天,为了保暖,婆婆把我安排在后院的窑洞里住宿。对于山沟沟,生活在大平原的我本来就不习惯,住窑洞更是不习惯。昏暗的灯光下,我抱着孩子,心里却一直惦念着身在大荔的父母,我的泪水不由得夺眶而出。因为孩子,我出不了门,到不了铜川,也回不到大荔,所以心情十分压抑,忽然有一天,我接到父亲的一封信,是在乡镇工作的老公公给带回来的。手捧父亲的信,我泪流满面,我太想家了!父亲让我在家好好经管孩子,待孩子满月后回大荔,家里一切安好。读了父亲写给我的信,看到那熟悉的字迹,我的心情好了许多,只待出月后与父母团聚,共话别离情。

这之后,有了电话,有了手机,我与父亲再也没有通过信,然而,当初通信的点点滴滴让我记忆犹新。2005年,68岁的父亲因病离开了我,但是父亲的音容笑貌,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我忘不了父亲对我的谆谆教导,忘不了父亲在冬日里给小小的我暖手的情景,忘不了小时候父亲与我同躺在院子里的床板上给我唱秦腔、讲《铡美案》的情景,忘不了父亲用自行车带我第一次去蒲城的情景,忘不了上高中时父亲给我送馍的情景,更忘不了与父亲通书信的那些难忘岁月。

日历翻新,时代发展,进入新世纪,书信已淡出人们的视野。接通视频,再远的距离也能看清彼此,它缩短了时空距离;打通电话,畅所欲言,天南海北地聊天,无所限制,不用等待,方便、简捷。然而,我还是怀念互通书信的那些日子、那些时光、那些岁月,因为它让人心中有一份期盼与希望,让人在读信中能读到一份难以言说的快乐,也让人的心贴得更近、更暖、更真!

作者简介

付金荣,现为富平南湖书院院士、副秘书长。自幼喜爱文学,文章以叙述描写见长,文字质朴流畅,感情真率自然。作品散见于《中国煤炭报》、《铜川日报》、《富平商界》《富平人》“文学陕军”、“铜川大视野”、“富平人网”、“陕西公益网”、“中国煤炭新闻网”等书报杂志、网络、现代媒体平台。

欢迎关注
富平人视频号
讲述富平人的故事
再说一遍,这里是#富平,不是#秦岭! 讲述#富平人 的故事。

讲述富平人的故事,

凝聚富平人的力量,

弘扬富平人的精神,

打造富平人的品牌!


富平人投稿

投稿邮箱:2312794885@qq.com

纯文学投稿邮箱:yiweifuping@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