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散原创:征文展示】李福信作品 | 凤凰印象

发布于 2021-09-22 21:26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梅雨墨香』



西散原创主编手册——梅雨墨香

西散原创大型采风征文活动唯一官方发布基地


2021“我心中的凤凰”大型征文展示(053)


凤凰古城 谢军 - 谢军EP

十年前去过。

十年后来过。

凤凰给我的印象,总是一些美丽的片段。

1999年的5月,一次向往已久的机缘,我们去张家界。同行者四人,儒春领头,礼军、智中随从,老铁驾车,翻山越岭,风雨兼程。

翻越天险雪峰山时,因山陡坡长,一路急刹,轮胎刹掣差些冒烟。前后无店无村,也无山涧小溪,慌急中,围着小车的我们背对行人,分别朝四个轮胎急急撒尿以冷却降温,惹得过往路人开怀大笑,我们满脸讪然。

终于下得山来,再弯弯曲曲过洪江,穿怀化,绕麻阳,不觉眼前为之一亮,就到了一个有小河流淌、有吊脚楼鳞次栉比、有背竹篓的小姑娘、触目为青山绿水的小城。

啊,这就是从文小时候听水车吱呀、看磨坊陪嫁、观河滩刽子手行刑的小城了,这就是那个蕴育了《边城》的小城了。

置身小城,顿觉宁静扑面而来,小城的古朴、秀丽、深邃,尽揽胸怀。走在凹凸不平的青石或红石铺成的老街上,两旁是年代久远的老木屋,随便拣一个小巷子钻进去,就会走入一个悠远宁静的世界。

小街弯弯曲曲,四通八达,古老美丽,空旷而不见寂寥,宁静却不显落寞。因为尚不为世人所熟知,来的游客很少,偶有百里千里而来者,多是如我辈喜欢《边城》、爱恋傩送翠翠之性情中人,追寻一种精神上的放松与寄托,感悟一种更加高远,更加美好的境界……

我们由着性子,像七岁的从文逃学看剃头、打铁、染布、榨油、宰牛、刽子手杀人等般好奇,四处悠转,不停地看,不停地想,不停地记,不停地走,遐想如蝶飞莺舞,纷至沓来。

伫足沱江畔的吊脚楼前,依稀能见初夏的端午,有人潮涌动,龙舟竞发,有傩送捉鸭,翠翠嗔骂。

登临古城城楼,看白云悠远,青山叠翠,想人迹匆忙,世事更替,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沧桑感。

沧桑中,浮现的是唢呐迎亲的红担花轿,苗民起义的牛角声号,想起陈宝箴家世的显赫,熊希龄一生的沉浮,“湘西王”陈渠珍的传奇,看到沈从文从军习文、黄永玉刻木写画……

徜徉斑驳古巷,漫步沱江侧畔,一颗疲惫的心被沉静的清丽江水濯洗得纤尘不染了,被翠翠、傩送、天保、老船夫、顺顺、杨马兵感染留恋了。

记得那条古老僻静的石板街店铺里,有原始的牛头骨、牛角号摆卖;城里的苗乡戏台上,有好看的湘西歌舞团美丽女孩走排;血色黄昏中,从文故居已悄然落锁,无由进去膜拜……

我想睡一晚上,与从文暗夜对话,灵魂感悟。

可是同行无同道,他们更想去的,是人流如织、喧闹热闹、有着惊人外在美的张家界,而不愿留在小城今夜花入梦的凤凰,细细体会古老的苗疆风韵,不愿等待下桃源了的傩送二老,不愿陪伴孤独的老船夫,和美丽忧伤的翠翠了。

在我的坚持下,停留了两个小时,就匆匆走了。

人走了,可一颗心,却留了下来……


作者简介:李福信,男,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生于湘桂边乡新宁窑市古镇,武汉大学毕业返乡,担任过蔡锷故里湖南省洞口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统战部长,邵阳市委副秘书长。其作品乡情绵长,乡味醇厚,散见于国内各级报刊和网络媒体。



西散原创主编:梅雨墨

微信:18055447185

邮箱:91255972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