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发布】风险管控:新发展理念下的金融控股公司的初心(一)

发布于 2021-07-20 17:18

作者简介:

俞勇,经济学博士,研究员,中央某金融企业高管,曾任粤财控股集团首席风险官、恒丰银行总行首席风险官、平安银行总行风险管理部兼新资本协议办公室总经理、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处长、摩根大通银行董事总经理等,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等高校兼职教授、研究生导师。

本世纪以来,随着金融改革开放,混业经营成为金融企业转型的 一大方向。多种类型的金融机构存在风险复杂度高、风险传递性强、风险叠加效应显著、信息高度不对称、风险隐蔽性强等特征,管理整个集团风险比单一机构风险难度大。从2002年国务院批准中信集团、光大集团、平安集团作为金控试点开始,随着相关监管政策的出台,截至今日已经形成了银行系金控、非银金控、央企金控、地方金控、民营金控、互联网金控等多种类型金控集团并存、发展各异的局面。根据中央关于尽快将金融控股公司纳入监管、补齐监管短板的决策部署,央行会同银保监会和证监会于2020年9月13日印发《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旨在推动金融控股公司规范发展,有效防控金融风险,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混业经营进入规范化时代。

我国在推进金融业综合经营方面进行了诸多探索。金融控股公司作为金融业综合经营的主要实现形式,其在我国的发展现状呈现三个方面的基本特征:一是数量上的显著增长和资产管理规模大幅上升,形成了多类型金融控股公司并存的格局,推动了金融业综合经营的发展;二是许多金融控股公司自身的风险管控基础相对薄弱,一度出现了诸多不规范的问题,加大了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难度;三是面向金融控股公司的金融业综合监管日益完善,监管力度逐渐加强。金融控股公司的风险管控已经成为当前值得特别关注和深入研究的问题,秉承“任何金融业务都必须纳入监管”的思想,国家不断强调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监管机构正式将金融控股公司纳入全面监管体系,填补了我国在监管方面的短板,金融控股公司也将面临更多的机遇与挑战。


一、综合金融服务需求发展迅速

随着新的经济形态和商业模式层出不穷,新的财富形式和消费热点不断涌现,我国企业和居民对综合金融服务需求呈现显著上升趋势:一是随着供给侧改革加速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以银行贷款为代表的间接融资渠道难以满足实体经济创新创业及高质量发展对综合金融服务的需求;二是全社会居民财富快速增长,个性化金融服务需求逐渐增加,家庭对以金融资产配置为核心的财富管理需求日益强烈。综合性的金融需求必然催生综合性的金融供给,而实现综合金融服务 的有效供给则需要有能够有效整合金融资源、提供多样化金融产品的载体,这从根本上决定了我国金融业经营模式从分业经营向综合经营转变的长期趋势。金融控股公司作为我国金融业综合经营的主流模式,目前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二、金融控股公司风险集中暴露

在过去十多年里,在银行业综合经营限制逐步放开、国企改革明显加速、民营资本获准进入金融领域等政策变革的背景下,我国金融控股公司数量和规模迅速增长。在此过程中出现的一系列乱象,不仅导致金融控股公司被认为是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来源之一,而且一度引发了对金融业综合经营趋势和综合金融模式有效性的质疑。央行行长 易纲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年会上指出,“少数野蛮生长的金融控股集团存在着风险,抽逃资本、循环注资、虚假注资,以及通过不正当的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等问题比较突出,带来跨机构、跨市场、跨业态的传染风险”。这些现象表明,我国金融控股公司在经营规范性提 升方面任重道远,金融控股公司所面临的监管缺失和风险管控问题亟待解决。

(一)公司治理基本原则遭到破坏

金融控股公司特有的组织架构增加了控股公司将风险转移给子公司的道德风险,对公司治理基本原则的违背往往成为导致金融控股公司风险集中爆发的重要隐患,而信息披露不透明又导致利益相关方难以起到有效制衡作用。

在股东治理层面,一些股东在成为金融机构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之后,刻意制造股权结构高度集中、股东权力制衡缺失的局面,随意干预下属金融机构日常经营。部分金融控股公司刻意构建复杂且混乱的股权结构,降低股东信息透明度,企图隐藏实际控制人,甚至掩盖违法违规事实。

在董事会治理层面,部分金融控股公司的董事会缺少对控股股东权力的制衡和监督,存在专业委员会缺失或不能有效履职的情形,为内控失灵、薪酬扭曲、利益输送等问题的出现埋下了隐患。

(二)高杠杆资本运作形成风险隐患

造成金融控股公司资本不足风险的典型行为是高杠杆投资、虚假出资及循环注资等。部分企业在自身资本实力不足的情况下,急于在短期内获取金融牌照,完成金融控股版图构建,因而采取了所谓“四两拨千斤”的方式,通过大量甚至无节制的举债以较少的自有资本控制较大规模的金融机构。在以非自有资金投资金融企业的过程中,金融控股公司自身杠杆率不断攀升,债务风险不断加大。

近年来的一个典型案例是安邦保险“蛇吞象”式的资本扩张:安邦保险股东利用保险资金自我注资、循环使用,对下属企业的入股时 存在资金未真实足额到位、抽逃资本金等问题,且通过增加股权层级规避监管。安邦保险扩张中的真实资本不足造成被投资的金融机构实际上并不具备抵御风险的最低资本要求,实际的经营活动也处于突破资本约束的高风险状态,在自身抗风险能力极度弱化的同时,也成为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要隐患,这是导致其被监管部门接管整顿的主要原因之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