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园(原创散文)

发布于 2021-07-19 22:41


作者:杨树德


生活区有座小花园,至今无个名,我便叫它未名园。

未名园规模不大,布置却十分紧凑,进到园内如同看到城市公园的缩影。园墙波浪起伏,低凹处镶有铁栏杆,墙角的紫罗兰,象一群顽皮的孩子,嘻笑着爬在上面,粉红的花朵,恰似一张张儿童的笑脸,伸出的枝条,左右摇摆,仿佛是娃娃们在向妈妈招手。园内的垂柳修竹,碧水亭台,花草林木的布局,错落有致,井井有条。一年之中,春花秋菊,夏柳冬竹,四季景色,各有千秋。若把城市公园比作巨幅山水画,那么,未名园就是座精巧玲珑的盆景图。

清晨入园,微风过处,送来缕缕花香。晶莹的露珠,垂吊于松针之上,滚动于阔叶之间。清新的空气,淡雅的花香,正好晨练。当脑门冒出细微的滚汗珠时,浑身舒畅极了。午时入园,游人不多,斜依椅背,聆听柳树丛中此起彼伏的画眉鸟悦耳动听的歌声。此时此刻,虽无蝉噪之幽,却有鸟鸣之静。或到观鱼亭,伏栏观赏。碧水池里悠悠摆尾漫游的群鱼。这景致,真是“画眉鸣翠柳,游鱼动圆波。”夜晚入园,路灯昏暗,花影朦胧,是恋人理想的世外桃源。双双情侣,或携手散步于柳丝之下,或窃窃私语于花丛之中,间或传出嘻嘻的低笑。

未名园旁边,建有文娱大楼、电影院和灯光球场,职工住宅的幢幢高楼,环绕周围。每当夜幕降临,生活区一片灯火辉煌。可是,谁会想到,这片土地过去的模样。

母亲对我说,过去这里曾是一座黄土坡。谚语云:“黄土坡,乱草多,白日牛羊走,夜里豺狼窝”。1965年建糖厂,才辟为生活区。没有围墙,牧童吆牛就从门前上山,住房少,一间屋内置六张双台床,没有水泥路,大风吹来,黄灰飞扬。二十多年的艰苦创业,才建成了今天的这个模样。当年的师傅们,如今都两鬓染霜。离退休后,闲不住,栽花养草,美化环境,说是要尽最后分力量。每当我看见他们为花草培土浇水、施肥、剪枝的时候,就联想和落叶。落叶苍翠时,为了大树的成长,默默地遮风挡雨,制造养分;枯黄了,悄悄飘落地下,化作春泥,护卫树根。多么高尚的品质啊!

螟想中,幻觉我自己也化作了一片碧绿的树叶,生长在这棵参天的大树上。(杨树,原名杨树德,男,34岁,系弥勒糖厂工人。)

探秘桂北
湘江战役渡口观风景
视频号
探秘桂北
知我桂北古今,关注探秘桂北
1189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咸和山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