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祝心越|我心中的灯塔

发布于 2021-07-16 08:14



编者的话】岁月无痕,流年沧桑。在岁月的长河里,人需要的是一座灯塔,引你前进。心越战友用自己追梦《战友报》到梦想成真、与《战友报》短暂结缘到影响终身的亲身经历,充分说明《战友报》不愧是我们心中的灯塔。有了这个灯塔,我们在人生的迷宫中才找准了理想目标和前进方向,产生了为之奋斗的无穷动力,我们也才最终收获累累硕果,走出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

诗曰:“爱是亘古长明的灯塔,爱就是充实了的生命。”说《战友报》是我们心中的灯塔,其实真正的灯塔是我们自己的心灵。因为,上天的眷顾与帮助,不在别处,不在别人,而在于自己。

祝福战友,心存梦想,越战越勇!

请点击下面链接,边欣赏音乐边阅读文
心中的灯塔 陈韵竹


进群里的时候,才知道《战友报》已停刊,心里不禁咯噔一震,思绪仿佛一下又回到了昔日挑灯夜战、天天盼望稿件和名字见报的那段岁月。看到群里一个个熟悉而亲切的名字,他们的音容笑貌又一一浮现在眼前,仿佛就在身边。

这支曾效力于原北京军区的新闻报道队伍,当年活跃在部队的各个角落,为部队建设立下过汗马功劳。他们是部队新闻宣传战线的生力军,是军队的精英和人才,也是《战友报》的倚靠和骄傲。

我也曾是这支宣传队伍中的一员。自1995年调入总后勤部直属单位后,接触《战友报》的机会虽然少了,但《战友报》俨然一盏灯塔映照着我前进的方向,影响了我的整个军旅生涯。进群不久,跟群主任东升主编聊起来,我们虽20多年未见面,但心中满是挂念,聊起过去的事情都兴奋不已。

一、起航中逐梦

我的家乡在鄂西北农村。上世纪60年代,自然灾害十分严重,困苦的生活和艰难的求学之路,让我从小萌生了“走出去”的念头。1980年11月,我应征入伍,到了炮五师下面某团服役。这是一支战功赫赫、英雄辈出的部队,在抗美援朝中立过战功,在唐山大地震抢险救灾中荣立过集体一等功。在新兵连,我第一次见到《战友报》时就爱不释手。当记者,这可是我年轻时第一个目标与梦想了,原以为当了兵离梦想远了,但当看到《战友报》的时候,梦想的火苗又腾腾燃起。当新兵能看到报纸,我也是非常地惊喜。报上的文章,不论是新闻报道,还是文学作品,都非常地贴近部队、贴近生活、贴近官兵,稿件中的人和事好像就发生在身边,十分真切。每当通信员送来报纸,我首先要看的就是《战友报》,等同班战友看完后,我还会把报纸收拾起来,放在被子底下,把好的文章偷偷剪贴下来。两个月的新兵生活,我就剪贴了用杂志做背板的三大本《战友报》文章。这三本剪贴本,我保存至今,时常翻阅,心头总会一阵温暖。

新兵下连后,我被分配到修理所。修理所是团里的后勤保障单位,不像基层连队那么紧张,自我学习时间较多,我就试着把所思所悟以及身边的人和事写出来投寄给战友报社,然后满怀期待地等着稿子变成铅字,但每次都石沉大海。对此,我没有气馁,反而在心中激起了一定要做《战友报》通讯员的渴望。下连队刚半年时间,华北某地演习开始了,前后持续4个多月。我所在的部队进入经常机动,没有固定的地点,定期看《战友报》成了遥不可及的奢望。演习结束后,因在野外驻训和演习保障中表现突出,我荣立三等功,单位选送我到唐山机械厂学习培训2年。这期间,是彻底看不到《战友报》,给《战友报》写稿的梦想暂时破灭,但心中的渴望和期待反而更加浓烈了,因为当《战友报》通讯员的梦想已经在心底生根发芽。


二、忐忑中追梦

1989年前后,我所在的24集团军某炮兵旅新闻干事调走,长时间空缺,政治部领导很着急,物色了好几位都没有选中。之前政治部的干事也征求过我的意见,让我担任旅机关专职新闻干事,这可是实现当《战友报》通讯员梦想的绝佳机会,特别想去的我,辗转反侧之后弱弱地回绝了。主要原因:

一是自己没有在政治机关干过,虽然爱好写点东西,但不是科班出身,没有经过系统学习培训,更没有在政治机关历练过,写作激情很足,但怕能力不够,把工作“干砸”,丢了“面子”;

二是我在后勤分队和机关都干过,熟悉后勤部门业务工作,有一定的专业能力,加上自己爱好写点东西,工作起来得心应手,不时也有文字在后勤报刊发表,深受领导和同事的认可,不想走出适应区。

我不想到政治部的事被政委李增知道了,他发话:“小祝写过点东西,不想到政治部,就把干部职务撤了。”不知是玩笑,还是真话,我也没有求证,不过没多久,干部科就直接通知我到政治部报到,自此被架到了新闻干事这个岗位。

作为初出茅庐的新闻干事,我的心中十分忐忑。我所在的部队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的部队,各项工作都很冒尖,尤其是宣传工作,曾经是全军学习的典型,涌现出很多全军和军区的英雄模范,单位领导对新闻工作非常重视。我任干事时期的两位主官旅长胡广忠、政委孔照林,都有新闻工作的丰富阅历,在《战友报》《解放军报》等报刊刊发过大量文章,工作非常有魄力。他们看着部队的新闻工作上不去,心里也着急,所以那时的我压力很大,责任很重。我坚持在干中学、学中干,多读报、多采风、蹲基层、练笔力,确保“打一仗进一步”。1991年夏,集团军举办新闻骨干培训班,我作为单位的新闻干事,和报道员一起参加了培训。培训授课使我受益匪浅、收获良多,不仅拓宽了思维视野,掌握了一些写作技巧,而且结识了兄弟单位的同仁。后来,通过老新闻骨干的悉心指导和实践锻炼,自己的新闻写作能力也得到了显著提高。

    1991年5月,24集团军新闻班合影(作者三排左一)。

      东升编辑带着我们一路采访。

东升编辑是我当新闻干事后第一位亲密接触的战友报人。1991年上半年,当时《战友报》开设《华北史迹寻踪》栏目,他到我部探寻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李大钊同志工作生活的足迹。在短短两天的时间里,我陪他爬碣石山,探寻李大钊同志先后7次避难的场所韩文公祠,参观李大钊故居——乐亭县胡家坨镇大黑坨村。在建党70周年之际,《东临碣石》等一组文章陆续见诸报端,把李大钊的避难生活生动地再现在大家面前,有力地配合了当时部队开展的党史学习教育。这一年,我不断有新闻稿件见诸《战友报》《解放军报》,单位和个人分别获得集团军、军区表彰,部队也给我记功晋级。

    我在《战友报》上的部分刊稿,1992年度我获得战友报社表彰。

面对成绩和荣誉,我很感谢和我共事的战友,也很庆幸自己没有辜负领导的信任和厚望,总算圆了自己多年的“写作梦”“记者梦”,正是这个宣传平台,成就了我的军旅荣光。

一年后,宣传处长吕孝寅带着集团军工作组到基层部队围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建设的关系”这一主题进行调研。吕处长感到人手紧,征得单位主官的同意,抽调我随集团军工作组参加了三个月的基层调研工作,随后又参与撰写“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物质和精神文明双丰收”的调查报告,被军区转发;《”扣子”是这样解开的》刊发于《战友报》经验交流栏目。

通过几个月接触,吕处长等领导就推荐我去北京部队工作,不久之后,我就调到了总后某直属单位。

三、初心中圆梦

到北京后,由于工作原因,我不再从事新闻报道的专职工作,但毕竟受《战友报》多年熏陶,与文字打交道久了,总想把单位的好做法、好思路、好经验、好典型整理成文,也时常有相关文章见诸各类报刊杂志。

离开了北京军区,战友笔友不时聚餐撞杯,提起《战友报》,就会想起当年的“纸短情长”“牛人趣事”,欢声笑语中的话题也总是温暖不断。如今,虽已鬓染风霜,卸甲沙场,但壮怀激烈的笔耕雄心依然,冲动澎湃的写作激情还在,特别是随着年龄增长,怀旧情结愈加强烈。

回望自己的军旅生涯,最难忘的还是与《战友报》和战友笔友们一起走过的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所谓初心,就是从初识《战友报》的那一刻起结缘,情牵一生。听说《战友报》已换羽重生为《人民陆军报》,传统赓续了,基因延续了,甚是欣喜。为记录自己与《战友报》同行成长的足迹,我把曾经见报的作品和学思践悟整理出来编印成书,取名为《从残痕中寻找支点》,并有幸请到我国著名书法家、中国书协副主席、我军书法大家李铎先生题写书名,金盾出版社社长张延扬对我的想法给予了极大支持。这本书既是我对写作历程和梦想的记录,更是对《战友报》温暖情结的纪念。


2001年7月13日,北京时间22:00,万众瞩目的2008年奥运会举办城市终于在莫斯科国际奥委会第112次全会中揭晓,北京获得2008年奥运会的举办权,这既是难得的历程机遇,但也面临艰巨挑战。当干事时期,我最大的爱好是逛书市,其中“地坛书市”是我经常去的地方。当时北京秋季的地坛书市,对奥运书籍的宣传少之又少。我找到老战友苏彦荣商量,想和他一起策划出版有关国际奥林匹克运动的书籍,为北京奥运会的举办作点贡献。苏彥荣也有此想法,我俩一拍即合,立即达成共识。

通过二年多的策划、组稿,名为《奥运辉煌》的奥运会全集3册完成。此套书是奥林匹克运动创建以来规模最大的知识读物,它既可以作为奥林匹克运动的教材,又可以作为研究奥林匹克运动的工具书,具有较高的阅读价值和收藏价值。国际奥委会名誉主席胡安•安东尼奥•萨马兰奇先生代表国际奥委会为本书撰写了2400多字(译为汉字后)的前言,他对我们热心宣传奥林匹克运动的举动给予高度赞扬。

     我的获奖证书。

在医学科研单位工作期间,我把卫生专业心理学的理论知识与官兵训练教育和日常管理相结合,突出知识性、趣味性和适用性,从军人心理特点、训练、疏导等方面进行阐述,完成了《军人心理自我调适辅导》丛书,包括《军人心理解读》《晒晒你的心理》《军人心理难题解码》《心理问题“心”药医》《心理教育从“心”开始》《军人心理健康导航》系列丛书等作品,受到了图书市场和全军官兵的喜爱。

时光荏苒,岁月悠悠,如果说世界上总有一些美好的日子值得我们回味和珍惜,那与《战友报》相伴结缘的日子就是我的美好时光,因为这是我的下笔初心、是我的知遇舞台、是我的梦想灯塔、是我的温暖行程,而我也在《战友报》这个大家庭里收获了知识、收获了启悟、收获了友谊、收获了希望……


      作者简介:祝心越,男,湖北孝感人,1980年11月入伍,1984年4月入党,历任战士、排长、参谋、干事,原总后勤部某部政治处主任、政委,军事医学科学院某研究所副政委,军事医学院院史馆主任,荣立三等功3次,出版过《从残痕中寻找支点》、《带一本书进军营》、《奥运冠军趣闻轶事》、《奥运辉煌》、《军人心理自我调适丛书》等。退休后,涉入中国健康促进基金会,在该基金会分别担任二个专项基金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服务基层健康管理与中医药转化创新工作。欢迎群里的战友们,在大健康领域探讨、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