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屈雪芳】黑 熊

发布于 2021-07-16 00:11

禹平文学
《禹平文学》平台主要推广作者原创作品,汇聚原创美文,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书画摄影,歌词等,捕捉青春时光中的每一次心灵震撼的足迹,分享七彩生命里每一次成长心声的快乐。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4576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黑    熊 

原创/屈雪芳

过满月的那一天,黑熊来到我们家。

名曰黑熊,其实一点也不熊。虎头虎脑的它长着一身黑又亮的皮毛,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楚楚动人,一条白色的弧线夹在双眼之间的分水岭上,显得眉目更加清秀;除了通透的黑色躯体外,前后四脚和一根细小的尾巴上都有白色点缀,层次是那么分明,反应和行动的敏捷机智,更是让人心生爱意。

一次,我们单位领导的孩子见了它,更是疼爱有加,蹲下身来摸摸它的那光光绵绵的后脑勺。它似乎怕受到伤害,转身就跑,来到我跟前,转了几个圈圈,看到那个男孩追了过来,就发出“叽咛,叽咛”的声音,我立即明白了几分。那个孩子几乎乞求着:“阿姨,把它送给我吧!?”,我犹豫片刻,立即冷静下来,“那可不行,它是我和儿子的宝贝!”。

有一天我去上班,没注意它尾随其后,到了单位大门口,我入了校门,它试试探探地也跟着进去。门卫人员喊“谁家的狗?”我回头一看,它正蹲在二道门口看着我,无限怜惜在心头,我挥挥手,示意它回去,它不情愿地扭头,消失在熙来攘往的人流里。

我原来的老家是从别人手里买的两层带拐的旧楼房,楼房虽旧,但宽敞明亮,偌大的院落内有一片空地,春夏时节,院内绿色一片,空地附近,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游泳池,每逢夏季炎热时节,池内注满清水,白天火红太阳一晒,到了晚上,能在游泳池里戏耍一会,简直舒服极了。池边有一颗比碗还粗的桂花树,多年不加修剪,树冠仍然整齐秀美,由于经常清洗池内的肥物灌于其根,促使这颗高大,挺拔的桂花树,在春风、细雨的呵护下,精神抖数,舒枝展叶。金秋十月,秋高气爽,一簇簇像小米一样的小黄花,黄灿灿,香喷喷,秋风吹来,花飘满地,也洒落在悠闲自在的小黑熊身上。

清净的院落,高大的桂花树下,绿草如茵,惬意恬淡的生活,小黑熊躺在绵绵的草坪上,舒心地伸伸它那长长的懒腰,打几个滾,又呼呼大睡。

突然,门外的敲门声,让它警觉地竖起了它那尖尖的耳朵,随即一个箭步冲下台阶,蹲在门口,似乎在迎接来访的客人,又像是在告诉不速之客:管家在此,休得胡来!

有时候,我们拖着疲劳饥饿的躯体下班回家,很远就能听见它“汪汪”的声音,不由得使我们焕发精神,加快脚步,开门归家。这个时候,它总是摇晃着脑袋,舔吧舔吧小嘴,发出“叽咛”的小声,似乎在告诉我们,它也饿了。我顾不上照顾我自己,赶紧先给它找点吃的。有时候,它可能不饿,我们就让它任性地扯着我们的裤腿一步一步地移到家里。

我们对它的喜爱不仅是它是我们的好管家,给我们带来了快乐,而且它还有一个好习惯,就是它从不在家里胡乱拉屎撒尿。

我们家里的人都很喜欢养狗。身强体壮的金毛,温柔体贴;雪白如玉的国美,调皮可爱;还有聪明听话,乖巧顽皮的拉布拉多,但都不够自律,趁人不注意随便拉臭臭,让人觉得很烦,最终都识趣地离开了。只有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黑熊,它是什么品种都无人知晓,却在我们家里呆了十七年!

它从不麻烦别人为它做什么,你给它吃的,它高兴,不给它吃的,它就自谋生路,它从来不会因为你慢待了它而大发雷霆,它带给人的不只是快乐。并且它忠于职守,对主人不离不弃。

有一年冬天,我独自一人去很远的地方给学生补课,经河南大桥向南,进入人民路,东拐西拐,进入了一个不知名的巷子。此时,我才发现黑熊一直陪伴着我。它看我进了一家院门,扭头就走,我连忙追了出去,结果越追越远。我猜这下完了,它肯定走丢了,回不来了。补课结束,我沮丧地回了家。结果刚走到我家路口,就看见黑熊撒了脚地直奔我来,我的心一下子就像盛开的鲜花,灿烂无比。我的黑熊可以自己回家了。

有时候,我也和它玩恶作剧。和它一起行走,它只顾自己往前跑,觉得离我距离有点远,它才停下来,装作找东西吃,还偷偷地看着我。这个时候,我就趁它不注意,找一个地方藏起来。它发现我不见了,先是警觉地四处张望,然后判断我的去向。不大一会,它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我跟前。我觉得这样逗它玩很开心,反正无论如何它是跑不丢的。

但是有一次,它真的丢了,我们一家大街小巷找了很长时间,也没找着,几个月过去了,杳无音信。

一天,我一人在家看电视,听见有人在用力摇们,响声特别大。我出去开了门,却无一人,我很奇怪,也很纳闷地随手就关了门。当我转身面向院子时,黑熊就蹲在我的面前,一脸的狼狈像。脖子上的皮毛已脱去一半,明显露出了被绑架的痕迹。我又惊又喜,连忙把它搂在怀里,我激动得都要哭出声来了。它也高兴地摇晃着它那可爱的小尾巴。

人与狗这两种不同的生物体,多少年来,无论贫穷与富贵,都能和睦相处。多少年来,时代再变,人类和狗狗的感情始终都不会改变。

记得小时候,家里虽然人多,可是,狗狗在我们家从不缺席。那时候,人吃饭都成问题,哪里有多余的粮食来喂狗?!饿急了的狗狗经常就前面两只脚搭在案板上,尽力用嘴叼走案板上的食物充饥。大人们为了防范狗狗偷吃,就把烙饼放在木箱子里,谁知狗狗闻到香味,硬是想法设法把箱子撬开,把食物叼走,有时候吃不完了还把它藏起来。如果是现在,狗狗一定会得到褒奖,聪明的桂冠会加冕于身,可是那个年代却被视为大逆不道,被逐出家门。那一日,我哭着闹着要狗狗,大人没法,只得让姐姐陪着我四处打听狗狗的下落,终没有结果,我无奈作罢。

还是有那么一天,狗狗突然自己回来了,我高兴的那个劲,时隔半世纪,都难以忘怀。

不管什么动物,它都有灵性。狗狗也一样。只要你拿真心待它,它一定会对你不离不弃,它一定会忠实护主,我家黑熊更是如此。

二零零八年,我盖了新房子搬了家,黑熊也随我们一起乔迁新居。虽然是新居,但对于黑熊来说,再没有宽敞的大院供它撒欢,也没有馨香的桂花树为它遮阴避阳,更没有那一方多余的空地供它撒拉粪便,它只得自己下楼,自行解决。可它从来没有使个性子,乱撒一次,它的干净讲卫生的好习惯一直保持着。

新家的乔迁,并没有给黑熊带来宽敞的栖身之所,带给它更多的是一份责任。

随着新房的建起,佛来宾馆随着落成,每日客人如织,财源滚滚而来。黑熊的那种喜悦化成默默守护家园的使者。让人奇怪的是,平日见生人必吠的它,眼见络绎不绝的住客,竟默默含泪相送,它还时不时地穿越在客人车辆停放的地方,检查车辆是否安全,如有嫌疑人等靠近车辆,它就突然冲了出来,“汪汪汪”地一阵狂叫,吓得心怀不轨之徒魂飞魄散。

宾馆成立的那一年,为了尽快还完外债,我不分昼夜,辛苦劳作,有时夜深人静,不得入睡,还要机智地应对不速之客的来访,我在楼上楼下穿梭之时,黑熊总是尾随其后,守我安康。有时它看到不安分的人指手画脚,它会瞪大双眼,仿佛在说:大胆小人,休得无礼!

那个时候,整日忙碌的我,整日疲惫不堪的我,无暇顾及它的感受,更无心感动着它的感动。

直到十七年后一天,它老的再也不能动了,它躺在屋外的窝棚里,浑身溃烂,奇臭无比,奄奄一息,我看着它的双眼,不敢去抚摸它的躯体,我的心里有无数只虫子吸允着我的献血,我也快崩溃了。在它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我没有告诉家人,我怕毫无理智的家人痛哭不舍,于是我让房客把它装袋掩埋了。

儿子几次问我黑熊哪里去了,我说它去了遥远的天堂。在那里,它可以自由自在地和同伴玩耍;在那里,再也没有病痛折磨;在那里,它可尽情地安享晚年。请问天堂的主人:我的黑熊还好吗?




屈雪芳,生于60后,大学本科毕业,中学英语教师。从小喜爱文学作品,闲暇之余喜欢用文字书写自己的人生。



文 艺 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 何献国  萧   军 郑金民  吕文斌  张天宇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李江存 王养龄  何慧娟   马  琦 

主           编:乐俊峰

副   主   编:  闫秀民
编          辑: 乐俊峰 
法 律 顾 问: 王    婷
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
编  委 成 员:
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卫群 焦   静 徐   娟  李  斌  麻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查   珂  樊会民 

王菊玲 蒹  葭  林   溪  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 蔺爱舍 张建华 门见山  张宁芳 

宋瑞林 吴淑娟 冯新勇 吴荣莉  杨峰峰 

王宏卫 何玲侠 王爱芳 屈雪芳  李少明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