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早原创:木木三小传

发布于 2021-12-31 15:29

心上的罗加 阿鲁阿卓 - 美丽中国


            失落的酒园系列之五

澧州有熟女,曰彬,昵呼木木三,性爽、好酒、尚动、喜大笑。言语机警,词句敏锐,每使人幡然而后仰。与女共一群,每聚,其皆携酒肴,一路呼啸至。人言必AA制,女怒曰:真乃啰嗦!
 
初晤,其女端坐,不发一言,不尝滴酒,人皆豪饮而独其静姝。酒毕,账结矣,众讶异,乃问,彬推众人出,口呼曰:真乃啰嗦!
 
群有沽酒者,每呼,彬必市之,量有多寡。人戏言曰:汝薪几何?答:月三千余资。人曰:奈何几如三千万资状?彬答曰:真三千余资。又疑曰:三千余资,此状不过三日矣,所余廿七天数,奈如之何?彬大笑而戏曰:喝水。其状之灵憨,几为人怜爱。
 
再聚,彬携酒至,言必呼醉。待饮,三杯已烂醉如泥,软软塌塌,斜卧沙枕,手犹高举,嘴仍呼曰:喝!

 
后至歌厅,人皆就坐,独不见彬。乃掘地三尺,不见。后有服务生曰:僻静未开厢室,有女酣睡。俱至,见其酣眠于榻,颊面绯红,手中机话,兀自颤响不止。
 
将其负之包厢,放置软塌,以茶水饮之,未几,几欲站立,手持话筒,趔趄高亢。有生华为其剥花生以嚼之。二日,群内忆年少事,华言青春懵懂时,意恋靓丽女师者,常以手自抚。彬见之,咧咧吐槽曰:汝自抚之手,又剥花生与我食,真恶心也!
 
群哗然笑翻矣。
 
彬每至武陵,友朋必聚,三五相邀而言:木木来矣!生则奔走相告,提酒携肉,如临大节;女则铺被换床,争邀其家,有如贵宾。
 
初,有戒酒群园,因词句尖利,话锋敏锐,为有司之所忌。遂诫勉约茶,鸡飞狗跳,乃散。彬亦于中,约茶三次而止。言之琐碎,亦无觉忐忑,泰然处之,实须眉不让也!
 
结此女,乃人生之所趣,之大幸。以其而自照,相形乃见绌,自惭而形秽也!

 
作者往期链接:
城里的烟火
母亲的耳环
像野草一样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