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叶赫人家》长篇小说连载一一96

发布于 2021-12-31 07:10

     下半夜天空的阴云渐渐散去,朝霞冉冉升起来了,释慈老人从炕上颤巍巍爬起来,慢慢穿上放置五年退色的灰布袈裟,后背挺拨,微颔头部,双侧长袖自然下垂,禅坐默诵经文,坚守着自己内心的净土。金成山听到声音问:“释师傅,您这是要出去吗?”关山从睡梦中醒来,急忙爬起身扶住释伯的双臂,刚迈进脚的关老师急忙进屋扶住释慈不断颤抖的后背,轻声问道:“释师傅,您这是要去院里吗?释慈老人摇摇头,双腿颤抖着迈出一步,金成山似乎明白他的心愿,上前细声问道:“释慈师傅,您是想去看看庙堂吗?”释慈老人点点头说:“关老师,麻烦您扶我出去一趟。”他指了指门外,出了金家屋门,又指了指昔日寺庙的方向,临行前他一定要看看每日诵经的寺庙,那里是他刚刚懂事时出家的地方,那里有他无限的回忆,那是他凡尘中敬佛的庙堂啊.释慈这位出家人,一步步走到变电所(寺庙)坐在他耕耘了一辈子的黑土地上,没到一刻钟,释慈老人在微风之中默默地看着、看着…
      1970年春夏时节,金色的霞光刚刚照在杏林山上,一生守佛诵经的释慈坐在平日里常坐圆形的蒲团上,静静闭上眼睛,他的灵魂朝着西方极乐世界去了。此时,一股莫名的风从变电所的窗缝中穿行,似如呜呜咽咽的哭音,杏花落却,风飞扬,如同老人眼角滴落的泪滴,没有任何的冲刷能量,更不能冲刷窗棂上的旧迹…天道轮回,却依依不舍,也要分别!释慈从小被父母送入寺庙,他便一生向佛,只有佛才是他最终的依恋。
      风声又起,送葬的人群中,没有一个是释慈人世间有血亲之人,却是他生命中亲人。埋葬,埋葬的是释慈的肉身,埋葬在杏花飘落的山间,而他的灵魂却朝着西方佛祖的莲花而去。杏花落了,一个无字墓碑立在墓前,这是关文鹏偷偷立的,他没有泪水,只有被风吹过时脸上留下的悲伤。
 
      大家与释慈老人告别,悲伤却留藏在众人心里。直到莉莉从大顶山村回到家里,释伯已去月余,算算时间三天后正是释慈老人的“五七”祭奠之日。
     吃过早饭,温水净手后,轻研墨,饱蘸笔,在一张方方正正的宣纸上写下:
 
亲人五七祭,
百拜敬释伯。
佛前真弟子,
木鱼与茶钵。
待字迹干透了,贴在一张厚纸上备用,倔犟的金成山一定要关老师和关山扶着他去释慈的墓前祭奠,莉莉做了五个祭菜,“豆腐、花生、粉条、青菜、木耳,”十五个白面馒头,上山采了五颜六色的野花儿,编成五个花蓝,在花蓝中间插上刚刚写好的诗,(东北民俗祭奠死者:女儿献于坟墓前五盆花),摆放在一杯黄土之下释慈的墓前,五菜、三叠白面馒头。金成山坐在坟前,亲手烧化几张纸,心中念道:“释慈师友,金成山看您来啦,与您烧几张钱。您不孤单,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找您去了,今天拜别您,明日佛前聚…”关老师将久坐的金成山拽起来,父子二人半搀半扶病弱的金成山一步步走下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