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丰原创丨《反有组织犯罪法》五大亮点解读

发布于 2021-12-30 16:52


目录/contents

1

明确定义了“有组织犯罪”和“恶势力组织”

2

强化了相关行业经营主体的合规义务

3

明确了有组织犯罪案件办理过程中的程序性规定

4

两个认定规则体现了宽严相济的司法理念

5

对重要作用人员的保护措施予以规定


 

翟金铭

实习律师

刑事法律业务部


全文共4607个字,约需14分钟阅读

      

12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二次会议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有组织犯罪法》。该法自2022年5月1日起施行。


反有组织犯罪法系统总结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形成的实践经验,共九章七十七条,包括总则、预防和治理、案件办理、涉案财产认定和处置、国家工作人员涉有组织犯罪的处理、国际合作等。


总体上看,《反有组织犯罪法》中司法机关打击有组织犯罪工作整体上是从严的,面向的范围也比较广。


但其中也不乏明确的程序性保障措施,体现了一定的宽严相济司法理念。刑事律师办理有组织犯罪案件时,要注意该法的把握和运用。


01

明确定义了“有组织犯罪”和“恶势力组织”


在该法第一章总则中,明确了“有组织犯罪”和 “恶势力组织”的定义。



《反有组织犯罪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有组织犯罪,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规定的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以及黑社会性质组织、恶势力组织实施的犯罪。


本法所称恶势力组织,是指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领域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群众,扰乱社会秩序、经济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组织。”


需要注意的是,“有组织犯罪”的内涵,既包括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本身,又包括黑恶势力组织所实施的犯罪。


鉴于有组织犯罪属于从严打击的对象,对于刑辩律师而言,在辩护中需要注意对普通犯罪和有组织犯罪的区分和界定。


此外,在反有组织犯罪法中,恶势力的定义对比《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中有细微的调整。


《反有组织犯罪法》中将《指导意见》中“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改为“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领域内”,将“违法犯罪组织”改为“犯罪组织”。


 另外,在第三章中,《反有组织犯罪法》对认定为有组织犯罪的“软暴力”犯罪手段也进行了详细规定。


该法第二十三条规定:“为谋取非法利益或者形成非法影响,有组织地进行滋扰、纠缠、哄闹、聚众造势等,对他人形成心理强制,足以限制人身自由、危及人身财产安全,影响正常社会秩序、经济秩序的,可以认定为有组织犯罪的犯罪手段。”


02

强化了相关行业经营主体的合规义务


该法第二章规定了不同区域、行业中对有组织犯罪的预防、治理、监督机制。


《反有组织犯罪法》第十三条规定:“市场监管、金融监管、自然资源、交通运输等行业主管部门应当会同公安机关,建立健全行业有组织犯罪预防和治理长效机制,对相关行业领域内有组织犯罪情况进行监测分析,对有组织犯罪易发的行业领域加强监督管理。”


第十六条规定:“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应当依法履行网络信息安全管理义务,采取安全技术防范措施,防止含有宣扬、诱导有组织犯罪内容的信息传播;发现含有宣扬、诱导有组织犯罪内容的信息的,应当立即停止传输,采取消除等处置措施,保存相关记录,并向公安机关或者有关部门报告,依法为公安机关侦查有组织犯罪提供技术支持和协助。”


第七十一条规定:“金融机构等相关单位未依照本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协助公安机关采取紧急止付、临时冻结措施的,由公安机关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由公安机关处五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并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公安机关可以建议有关主管部门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第七十二条规定:“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服务提供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有关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拒不改正或者情节严重的,由有关主管部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的有关规定给予处罚:

(一)拒不为侦查有组织犯罪提供技术支持和协助的;

(二)不按照主管部门的要求对含有宣扬、诱导有组织犯罪内容的信息停止传输、采取消除等处置措施、保存相关记录的。”



该法强化了相关行业预防和治理有组织犯罪的法律义务,涉及到的行业有:电信业务经营行业、互联网服务提供行业、市场监管行业、金融监管行业、自然资源行业、交通运输行业等。


这些规定,要求行业经营主体履行相应的合规义务,对他们的合规工作提出了较高要求。


比如,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对于有组织犯罪,需要做到防止相关信息的传播、已有信息应立即停止和消除、保存记录、及时报告义务、协助调查等。


该法还规定相关行业主管部门需要做到建立健全预防和治理长效机制,对相关行业领域内有组织犯罪情况进行监测分析,对有组织犯罪易发的行业领域加强监督管理等。从管理角度更加强化了行业经营主体的合规义务。


该法在第八章法律责任中,规定了金融机构、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服务提供者不履行法定职责或逃避履行义务的有相应的行政处罚。


那么对于相关经营主体,需要对照调整、修改其合规制度、合规流程,并切实履行,以防止相关合规风险的发生。


03

明确了有组织犯罪案件办理过程中的程序性规定


该法在第三章对有组织犯罪的司法程序,作了进一步明确规定。


如:异地羁押程序、分案处理情形、从宽处理认定、涉案财产规则等。


异地羁押程序,《反有组织犯罪法》第三十条规定:对有组织犯罪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根据办理案件和维护监管秩序的需要,可以采取异地羁押、分别羁押或者单独羁押等措施。采取异地羁押措施的,应当依法通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家属和辩护人。


分案处理情形,《反有组织犯罪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检举、揭发重大犯罪的其他共同犯罪人或者提供侦破重大案件的重要线索或者证据,同案处理可能导致其本人或者近亲属有人身危险的,可以分案处理。


除了《反有组织犯罪法》中规定的分案处理情形外,对于涉黑案件,还有其他分案处理情形,将其一并整理如下(右滑收藏更多):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印发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规范刑事案件“另案处理”适用的指导意见》的通知(高检会〔2014〕1号)第三条规定:涉案的部分犯罪嫌疑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适用“另案处理”:

(一)依法需要移送管辖处理的;

(二)系未成年人需要分案办理的;

(三)在同案犯罪嫌疑人被提请批准逮捕或者移送审查起诉时在逃,无法到案的;

(四)涉嫌其他犯罪,需要进一步侦查,不宜与同案犯罪嫌疑人一并提请批准逮捕或者移送审查起诉,或者其他犯罪更为严重,另案处理更为适宜的;

(五)涉嫌犯罪的现有证据暂不符合提请批准逮捕或者移送审查起诉标准,需要继续侦查,而同案犯罪嫌疑人符合提请批准逮捕或者移送审查起诉标准的;

(六)其他适用“另案处理”更为适宜的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印发《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黑恶势力犯罪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2019.10.21)第四条规定:16.人民检察院对于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移送审查起诉的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的黑恶势力犯罪案件,人民法院对于已进入审判程序的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的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管辖异议成立,或者办案单位发现没有管辖权的,受案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经审查,可以依法报请与有管辖权的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共同的上级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指定管辖,不再自行移交。对于在审查批准逮捕阶段,上级检察机关已经指定管辖的案件,审查起诉工作由同一人民检察院受理。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认为应当分案起诉、审理的,可以依法分案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21〕1号)第四百零四条第二款规定:有多名被告人的案件,部分被告人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有新的犯罪事实需要追诉,且有关犯罪与其他同案被告人没有关联的,第二审人民法院根据案件情况,可以对该部分被告人分案处理,将该部分被告人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实务思考:除以上法律法规规定情况外,实践中司法机关还对其他许多涉黑案件进行了分案审理。辩护人能否依据《反有组织犯罪法》第三十二条对司法机关随意分案审理的情形,提出程序抗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