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密宗大阿阇梨:第118话 杀人夺狐 #三学金刚#文字版

发布于 2021-12-30 07:28


导读

 《密宗大阿阇梨》是三学金刚以笔名:【如泇】,所写的一部宿世故事。


大家且当小说来看就好。


人、魔、妖……混杂的平安时代……


转世的皇子,在出生时被人下了蛊惑咒,妖狐成了他的继母,在宫廷斗争中被贬……


有人要他生……有人要他死……


他身边的人是忠?是奸?是正?是邪?


恩、怨、情、仇……该偿还的都要还!


且看他如何突破心茧,与千年护法龙神相伴,守护如意宝珠,解开密宗与妖狐千年恩怨。


看王子如何成长为新一代密宗大阿阇梨……


 

密宗大阿阇梨:第118话 杀人夺狐

“别来无恙吧?!”这个声音听起来并不恐怖,而且可以说,声音有点好听。这是一把温和的声音,一个男子出现在密林中。男子的声音是温和的,所说的内容也不恐怖。

只是……为什么……这一句话,怎么让小白狐和尸狐反应这么大。高岳感到怀中的小白狐在颤抖,害怕得不断颤抖,一声也不敢吱声,拼命往自己身上钻。

尸狐则向着男子低声咆哮,前爪用力的刨土,看样子马上要发出攻击了。

那个男子怎么忽然出现在密林中?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这里是西方苑内院的后山,并非山中的旅游景点,并不是随便来去自如的地方。

更奇怪的是,这个男子,他并不是东瀛人士。这个男子,身上穿的是唐国的道袍,头上束着发髻,手上拿着拂尘,看样子是一个道士。是来自唐国的道士吗?

道士站在密林的深处,高岳看不清他的样子。

不知道他是敌?是友?不过他的到来,化解了高岳的危难,尸狐现在对着他咆哮,将高岳丢在了一旁。

此刻,高岳真不知道该如何自处,是走?还是留?若私自走了,丢下那道士一人对付尸狐,自己岂不是恩将仇报,怎可以这样呢。

“你还想走吗?”,道士的声音仍旧是温和的。他的话有点怪,是对高岳说的吗?但好像并不是,道士继续说道:“白雪凌你还想走?怎么逃得掉?怎么可能逃得出我的掌心。”

小白狐在高岳怀中不断颤抖,拼命往高岳衣襟内钻,显然是害怕得不得了。

高岳心中着实好奇,心想:“为何这个道士令小白狐反应如此激烈,难道他们早已相识?小白狐叫白雪凌?”

高岳轻轻的问小白狐:“白雪凌,你叫白雪凌吗?”

小白狐除了颤抖,什么反应也没有,只是一个劲的钻入他的衣服内,寻求高岳的庇护。

高岳虽然不喜欢毛茸茸的感觉,见它如此害怕,心中怜悯,抬起袖子,让小白狐钻入自己的衣袖中,他一手抱着衣袖,用手轻轻拍了拍小白狐的身躯,低声说道:“别怕,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尸狐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身躯前倾俯下,全力跃起向道士扑去。

密林中到处都是树,窄得无法转身,尸狐跳跃的力量带动了身边的树枝向前,然后树枝受力向后反弹。树枝向着高岳反弹过来,哗啦作响。

高岳急忙举起手来护,他手上还提着气死风,树枝霹雳啪啦打在他的手上,他痛得手一松,气死风就跌落树丛间,向远处滚了出去。

没有了灯笼可不行,周围顿时变得昏暗,高岳心一急想去拾回。却听到轰然的一声巨响,尸狐从天而降,凌空跶落在高岳眼前,差点将高岳压成肉饼。

尸狐在高岳脸前,扑腾着跳起来,发出愤怒的咆哮声。如此丢脸却被高岳一一看在眼中,尸狐丢开了道士,将一腔怨气都发泄到高岳的身上,震得高岳耳朵都快聋掉,头脑中是一片金星乱窜。

也不知道那道士干了什么,竟然将尸狐一击打落。刚才看不到尸狐与道士的对战,真是错过了好戏,没看到实在遗憾。

不过,这次轮不到高岳再思考,该走?还是该留?不走是不行了,尸狐将愤怒转向了高岳,它怒目横视……高岳立刻转身,没命的向山下跑去。

尸狐翻身一跃,拦在高岳身前,高岳无法下山,转头向那道士跑去。

高岳离道士很远,速度哪能够比得上尸狐。

一转眼,尸狐再次拦在高岳前面。

高岳心中害怕,不由得向着道士大叫:“救命啊,救命啊……道长救我……”

乌云飘过,月光从乌云中探出光芒,在月光中,高岳清楚的看到那道士的样貌。那是一个很年轻的男子,看样子约二十多岁左右,年纪与智泉相仿,相貌很是清瘦,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皮肤甚是白腻,却又不是奶油小生的,反而是一脸的深沉老练。

若问相貌是否长得漂亮,我只可以说——这是个很出色的男子。若问特别之处,这个男子的头上有一缕缕金发,束在发髻中,在月光的映照中特别明显。

月光下,可以很清楚看到高岳的处境,可是那道士没有一点的反应,对于高岳拼命的呼救,毫不理会,只是冷眼旁观,仿佛在看一幕好戏。

前路被拦住,高岳急忙向旁边跑去,向灯笼的方向跑去,一手抓住气死风,向身后扔去。

尸狐在高岳身后追赶,利爪一踏,气死风便散成一堆,火与灯笼中的桐油撒落在树丛上,登时将树木点着了,火烧了起来。密林中树木繁茂,火蔓延的好快……,霹雳啪啦向四周烧过去。

密林中树木繁茂,高岳怎么逃得掉,他没跑出几步就被脚下的树木绊倒在地。

尸狐的浓重气味在身后传来,不用回头都知道尸狐追到。

高岳弓着身体,将小白狐护在腹部,等待尸狐的最后一击。

尸狐低声咆哮,它的利爪踏在高岳的背上。只要利爪一挥,就可将高岳的人头抓下。这下抓下去,高岳与小白狐都性命难保。

高岳心中害怕。面对死亡,任谁都是会害怕的。害怕的感觉无法掩饰,骗不了自己,更骗不了别人。高岳全身在颤……不由自主,全身在抖……身体在颤抖……心彷如凝结成冰。

就在此时,小白狐挣扎着从高岳的衣袖中钻了出来,跳到地上,向在尸狐大声狂叫:“嗷呜……”,声音中充满悲凄。

尸狐一爪向小白狐拍去,将小白狐打得翻了几个跟斗,跌向一旁。

小白狐原本身上有伤,受到这下痛击,令它更无力爬起来。虽然身受重伤,它却仍然仰起头,向天长叫:“呜呜呜呜……嗷嗷嗷嗷……”,那声音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尸狐没料到,小白狐竟然会跳出来,竟然敢阻拦它。尸狐丢下高岳,向小白狐走过去……张开血盆大口,向小白狐走过去……

高岳再次在鬼门关前捡回一条命。

那个道士默默注视着这一切,没有一点想干预的意思。

高岳抬头转身,看到尸狐逼近小白狐。尸狐显然想对小白狐不利。他心中焦急,不能坐视旁观啊,但自己又能做什么呢。

高岳知道那个道士是不会帮自己的,无论叫破喉咙都无济于事。否则他怎会对尸狐的行为视若无睹。

尸狐向小白狐走过去……

小白狐的叫声悲戚,时而低沉,时而尖锐,仿佛在诉说着什么。小白狐在向尸狐诉说着什么呢?高岳无法知晓。

那个道士也皱起眉头。

尸狐是妖,是死妖,身体是被控的。

高岳不知道尸狐是否听得懂小白狐的叫声。

只看到——尸狐忽然甩动头部,好似痛苦非常。这时的尸狐,身体仿佛不受控。是身体不受控?是脑袋不受控?还是身体、脑袋都不受控?这就不得而知了。

尸狐就好像刚刚高岳见到它的时候一样——尸狐不断用爪子,抓自己的喉咙,身体痛苦得在树丛中翻滚。怎么回事?

小白狐看着尸狐备受折磨,在树丛周围翻腾。它挣扎着想爬起来,想向尸狐爬过去。

不管尸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此刻是救小白狐的好机会。高岳飞快的跑过去,抱起小白狐转身就跑。

“放下这小妮子”,道士不知道从哪里钻出的,拂尘一横,挡住了高岳的去路。

高岳说道:“你干什么?”

道士说道:“放下它,你就可以走。”

高岳心中有气,刚才我们被尸狐袭击,你袖手旁观,现在却想要小白狐,如意算盘打得真响。

怀中的小白狐吓得低声:“呜呜、呜呜……”,仿佛在向高岳求救,求高岳不要将自己交给道士。

“这只小白狐是我家的,我不会交给你”,高岳牢牢将小白狐往怀内抱紧,狠狠的拒绝了道士的要求。

道士鄙视的望了高岳一眼,说道:“是你家的?”

“是我家的”,高岳说道:“它是翠儿养的。”

道士伸出手,欲从高岳怀中夺小白狐,说道:“小妮子,你什么时候变成他家的宠物?”

高岳警惕的向后退了两步,说道:“什么小妮子,它叫小白,是我家的。别以为随便起个名字,就想抢我家的东西。”

高岳隐隐觉得小白狐肯定与他有密切的关系,如果道士一开始好言好语的询问,高岳可能会将小白狐给他。但刚才他对小白狐的生死视若无睹,显然不是小白狐的主人。小白狐对他又害怕得要死,很显然这道士不是好人。

刚才小白狐也舍身救自己,自己怎可以忘恩负义,将它交给这样的坏人手上。再说,小白狐是翠儿交托自己照顾的,怎能对她失信呢。更何况,自己已经答应小白狐要保护它。现在无论什么理由,小白狐都不能交给这个道士。

道士无论身材、体魄、力量……都比高岳强得多,他要强夺的话,高岳也是无法的。但高岳性子倔强,他不喜欢这个道士刚才见死不救,更不喜欢他的目中无人,强取豪夺。

高岳大声的说道:“你想怎样吖,你想抢我的小白狐?!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给你。不过,你杀了我,肯定也逃不掉的。我是天皇的侄子,你杀了我,天皇不会放过你。”

“……”,那道士无言。

林中的火势,向这边蔓延过来。

火的光亮,将高岳的脸容映照得一清二楚。高岳脸上倔强的表情,他的衣饰都尽收在道士眼中。

高岳身上穿的寝衣,是丝帛锦衣,外衣是金襕,虽然衣服上的绣花拆掉,但从衣饰的用料上可以看得出,只有尊贵的身份才可以穿着这样的衣饰。

那个道士“哼”了一声,脸上阴晴不定,好像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是该杀了这少年吗?还是退一步再作打算呢?

道士略一沉吟,就有所决定,他对高岳说道:“我现在就杀了你,拿回小妮子”,他的话音仍然是温和的,却不像在说假。

高岳喉咙发硬:“你……你是要杀人夺狐。”

道士藐视地说道:“对,你说得不错。”

高岳的性命再次掌控在别人手上。

=========

金色头发,通常是体内的微量元素失衡、重度缺铁性贫血和大病初愈等因素形成的。

三学金刚
女性婚姻#三学金刚

打赏请备注名字,否则不知道是谁哦!





关注 微信公众号 :sasujg
美德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