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讲稿 《心学与佛法》第七讲 爱即般若:六种智慧 人中马-陈虚炎

发布于 2021-12-30 00:39

《心学与佛法》第  爱即般若:六种智慧

 

 

 

人的思想时高时低,就如同波浪,起伏不定。智慧在心的指引以及思想的运作中产生。

 

爱的智能生出万物,万物皆为爱的振动(频率)。不同振频,对应爱的等级,这是需要智慧去感应的。自然,不同的智慧,对应不同等级的爱心,这种智慧在生活中的用,就是寻求同频。只有不断提升智慧,“我的层面”才得提升和转化。同频或频率接近,是为了融合与转化,就如同摹仿学,无论艺术,社会,还是生命都是在向自然摹仿和学习。

 

自然,是我们本心的呈现,是自性与“自我”综合映射的结果。自性是主背景,而“我”是各种形形色色的分景。向自然学习,就是在寻求与自性同频的过程。接下去,对应不同智慧的“心”,也是不同阶层的频率,归根结底,都是爱的智慧。自我通过学习和践行,将爱的智慧不断升级,就是通过“用”向“体”转化的一种途径。

 

1基因的智慧——本能之心

 

这种智慧,是与生俱来的,由我们的基因决定。生物课上老师大抵都讲过。物竞天择,是为了保全自身的物种。繁衍,保护自身,进而掠夺资源,这些行为都是本能之心造就的。本能之心并非本体之心(自性),而是一种最初级的智慧之心。事实上,这同样是自然之道的化现。生命,只有在学会自爱,自我保护的基础上,才能有生衍的可能,然而它所赖以生存的有限资源,恰恰是别的有情物种。这就产生了一个悖论,究竟选择自己的生呢,还是选择比“别人”的生?自然,这就是要学习的第一课:认识生命本身。

 

“我”因为无明(累世劫造成的),在无量世,辗转轮回,沉沉浮浮。从这世吃(杀)“别人”开始,到下世被“别人”吃(杀),在这种乐与苦中反复挣扎学习,最终会认识到,世间本就存在一种机制,让有情世界相对平衡的因果法则。“得到的就要偿还出去”,这是天经地义的,可惜隔阴之迷,让生命都忘记了这一事实。这也是为何生命要反复轮回的原因。

 

基因无所谓好坏,它同样是自性在生命形式上的显现。基因对生命的整体作用,是平衡,尽管初期看来有些自私和利己(这也是“我的层面”的主观认定)。在“物竞天择”的思想诱导下,人类社会发展出一套功利主义的社会生存法则。这并不羞耻,这本来就是必经之路,是低等文明向高级文明转化的中间过程。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生命在逐渐认识“我”的过程。

 

在这个阶段发展出来的智力,只能说是智商,还不能称之为智慧。智慧是当你领悟到爱并感受到那种力量时,才逐渐升起的。所以在我看来,很多在世间法中获得成功的人士,如果作恶多端,本性不良,他的智商再高,也不过是个俗人。我们不能说他没有智慧,只能说他的智慧还比较低下。因为他的智慧(爱)只能停留在本我和自我阶段,他还未能实现超我。

 

我们说,只知道自爱的人,还只是本我和自我比较强烈的人,而爱别人,才是一种超我人格,因为他的爱超脱了对自我与世界的界限。

 

 

 

2美的智慧——发现之心

 

真善美本是同源一体。真为“体”,善、美作“用”。

 

当你觉察美的根源,其实就是爱时,你就真正找到了美的本源。一个人只有心中有爱,才会生出美的感受。万物均美,是因为万物都是自性的化身。只要“我”的频率逐渐向自性的频率靠近,你就能从事物中发现美。发现爱,学习爱,实践爱的过程,就是频率提升的过程。

 

当你拥有一颗善于从自然万象中发现美的心,你其实就开始在爱了。为何黄金比例的事物,能令人自然感受到美,那是因为这种比率非常接近自性的频率。向外所求是形式,向内所求是本质,两者无从分割,也是体用关系。这就是辩证法。辩证法是对这个二元对立世界的一种折中观望的方法,是走中道。美有无数形式,丑也是一种美,就如同阴也是一种阳(缺)。我们所有的矛盾概念的定义,都不过是同一事物的盈缺状态。所以切记,没有丑,也没有恨,这些都不过是爱的缺乏造成的幻像(感受)。

 

3善的智慧——小爱之心

 

有了美之心,你就会去爱。爱美是人的天性,这种天性来源于自性本身。因为“你”的所有思维与行动,从根源上说,都是自性引导的。我们所定义的善,就是爱的行为。我在《论善恶》中曾经讨论过善恶本质的问题——

 

“ “情”(即爱)是世界的真实核心,“善恶”只是“情”的表像,而因果却是世界的法则。善恶有如力,你能说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是两种不同属性的东西吗?我们该认识到,善恶的产生是人心对“情”的倾向造成的。这“情”有如无形之能量,在各有情间流动,作用。“情能”(即是爱)在有情与有情间相互作用,便产生了“力”的感受。这力在有情上的体现,便是善恶。这种力的感受是可以区分的,如同你对他好,他便觉得你是善的,对他不好,他就觉得你是恶的。所以说,区分善恶,并不是通过理性判断,而是通过情感的感受。就比方刚才安乐死的问题,正因为家人对即将死亡者“有情”,那“情”才转化为爱的行动。无论道义上,还是伦理上是否支持,我认为这就是善。反之,你不爱一个人而伤害他,无论出于“大义”,还是别的多么合乎理性和逻辑的理由,即使这理由多“冠冕堂皇”,这都是恶。让我们回想一下农夫与蛇的故事,若要从利益的角度讨论善恶,我们根本无从判断。我的理解是,无论农夫是否愚蠢,他对蛇报以有情,无求无报,无怨无悔,他是真善的(区别于伪善),而蛇对农夫并无情,最终选择杀害的形式(或伤害)将恩以仇,蛇是做恶的。我认为,善恶之相(人心以为的善恶实相)并不会去区分什么应该不应该,对与错,或者国家,人民之利益,他仅仅是由有情的善恶之念决定的——也就是“情之冷暖”。这股冷暖情流因无中生有,并不可能“生造”出一分,最终必然两两相消,因此也符合守恒定律,这定律也便是佛法上常说的因果法则了。(不仅有情世界的善恶整体是守恒的,单独个体的有情之善恶也是守恒的,正因为一世的善恶不平衡,需要下一世继续补偿或给予之平衡,便产生了轮回。通过不断轮回,不断“体悟”因果报偿的量,从而学习什么是情与爱。这是我们来到世间需要反复学习的大课题——感受和体验爱,学习爱,了解什么是爱,最终奉献爱。对应于世间所有二极矛盾,因果法则只是世界平衡法则的一种,但确实最重要的一种。所有矛盾之物都是符合守恒定律的,毋宁说,整个世界便是无中生有,是整体守恒的)”

 

所以,善是一种“情力”,你对其他有情是爱的,就会产生这种“情力”(即便没有行动,只是意念)。这种看似无形的力量,却有非常玄妙的作用。科学家也做过很多实验,比如著名的水结晶实验,植物的精神诱导实验(每天对它说“我爱你”),其实都印证了意识对物质和生命的影响——善意识作用于事物,往往产生正面的结果。当然,如果你将善意识作用于人,那效果更不言而喻(镜子理论)。

 

如上所论,究其根源,与美一样,善就是爱的另一个代名词。与美的区别在于,善是主观的,它的对象是一切有情。而美,可以客观,可以主观,客观的美是由自性这一本源产生,而主观的美,由“我”的爱造就。而对善,我们总是以人为主体去思考,其实善也是有客观的。只要你留心自然界的一些小生灵,他们遵循自性的引导,也在互助“邻友”,只是你不常发现而已。

 

当你有了善心时,你就学会爱你的“邻人”了。恭喜你,你的智慧已达到俗人中最高境界——善人境界。

 

 

4慈的智慧——大爱之心

 

去爱,不仅爱你的“邻人”,也爱所有人,所有生命。要做到这一步,会比想象中难很多。事实上,我不想打击大多数人,要得到慈悲的智慧,你需要有很大的善根和福报。并且,也要求你的智慧冲破天际,明心见性。因为只有你看到生命还有第二个层面,你才会真正生出无量的慈悲之心,发无量的慈悲大愿,行无量的慈悲善举。

 

这里,我不想狭隘地去抹杀那些学佛者的行善之举。这也是慈悲的行为,但很多只是在如此做而已,心却未到。前面已说过,慈悲心升起的条件,是与自性的频率相契合。我们在这样做时,是要有无求之心的。如果心有愿求,行为就不是自性本身发出的,而是“我的层面”在“欲望”的结果。而只有无求无欲,才能真正做到慈悲,因为它就是自性本身的化现,就如同自然一般,只是遵循着道的“行迹”,是道的自然流动。

 

这里也无需讲太深,只要诸君能明白这个道理即可。先前说得“用”,就是将频率调高的摹仿学,无论这种“用”是否出自本心,效果还是存在的(尽管会小很多)。贵在坚持,一切都是能够转化的。换言之,这个阶段的智慧,就是用来帮助消除“我执”的。

 

我想表明的是,如果本心与用结合一体作用(我执极小时),那种慈悲的力量会更大,大到不可思议。

 

 

5道的智慧——自性之心

 

道的智慧比慈悲智慧更高,因为它就是自性本身。道是万物的生源,也是万物的圆融,它无所谓慈心或悲心,也没有善恶之分。它就是理则本身(真)。所有美,善,都是这个由这个理则生发的“我的层面”的感受。换句话说,无论,美,善,慈悲都是自性在“我的层面”(二极对立的假象世界)的显化,但仍旧是月影。真正的月,只在自性层面(一元的实相世界)。

 

我们跟随道心的指引,是无需任何概念,思维和意念的。放下所有的“大脑生成”,沉浸在自性世界,这时的智慧心是源源不断,永不枯竭的。因为自性是全知全能,是它幻化了万物,并让万物呈现出“它的样貌”。

 

然而它本身是体,无所谓任何样貌,所以我们成为“本来面目”。用世间一切词汇只能去描摹,接近,但永远不能到达。只要“我”的层面还在(我执,法执),你就还不是完全的自性,或者说成为自性本身。所以,顺其自然,顺应本心,也只是一种将“我”的层面与自性层面同化频率的形式。这个过程的意义,就在于最终消除“法执”。因为虽然没有“我”了,但自然法相还存在,你还必须从法相回归道的本体。如何回归?自然是与道同化。

 

 

6圆觉智慧——无别之心

 

这是成为自性本身的境界。这里没人能做到,或做到过,所以也无需多论。只消明白,当生命成为自性本身,“我的层面”就完全消灭了。那时,自性身处一元实相世界,没有任何概念与法相。(所有法相,轮回,众生,地狱,菩萨,诸总概念,思维层面的东西,都是属于“我的层面”,这些统统成空)这样的世界,自然就像佛法上所说,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无寿者相。那里任何概念都没,连时间都不存在。所以说“未来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过去心不可得”,简言之,它的状态就是一无所得。一切对于自性本身,都了悟差别。这种实相观,运用到我的层面,就是万事万物都平等无二,没有一丝一毫的差别。这也是佛法所谓的“无差别智”。而运用到自性层面,这种智慧无所谓名称,甚至无所谓智慧,只是在“我的层面”中,在佛法中,我们称之为圆觉智慧。这种智慧了然宇宙万象的一切规律,了然生命的全部奥秘,它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却又无所不显,不所不化。它即成“道”本身。

 

以上是我对智慧划分的六个等级。“定是慧之体,慧是定之用”——智慧对于自性来说,本身就是用。然而,智慧并不是一个单一概念,它是诸用的总和。只有运用,才可称之为智慧。这种运用就是爱的践行。最后一讲,我们会探讨这种爱(智慧)的践行——人生在世的目的与活法。

 

 

2021.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