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苦逼的“公主”生涯

发布于 2021-12-01 01:32


今天是11月30日,屈指算来,正儿八经的做公众号这份工作,差不多一年吧!循老传统来说,到年底了,该做个工作总结,再借用职场老油条装逼的话说,要学会沉淀自己。我且就随个俗吧!


作为一个公众号主,同行都简称自己为公号主,我再简称一下,叫“公主”得了。所以,这篇文章的标题叫:我苦逼的“公主”生涯。


各位,莫想歪了~


可能有读者老爷好奇,作为光荣的“实现了灵活就业的两亿人“中的一员的我,今儿怎么闲得装自己是有正式单位的大尾巴狼,还要做年终工作终结?


这事说来,话不长!


这个月,是我做公众号过得相对滋润的一个月。话说昨天捡了笔意外之财,关注了我私人微信号的都懂,其实还是托读者们点金手指的福。昨晚的大汉口,又是风又雨又是寒潮,大清早,我赶快去菜场买了排骨和白罗卜,开始架锅炖汤,想着晚上可以美滋滋热乎乎的喝肉汤,马上就可以实现隔壁金胖家,三代人都没有实现的让曹县人民喝上肉汤的奋斗目标,心里那个美啊,口里也自然产生了俄国巴甫若夫称之为“条件反射”的生理反应。



中午时分,随意翻看了一下自己的朋友圈,突然发现,怎么我的公众号文章不能分享了?你们可以想象,作为一个公众号主,那种感觉,跟“公主”不能被客人翻牌子的心情差不离。


心想不妙!我赶快打开电脑看看,后台显示“过度营销”被投诉,诸多如分享,关注,群发等功能被华丽丽的限制了,而且时间半个月之久。我XX他XX个XX哦,这下,算是彻底有闲工夫了!


只是,这碗边的萝卜排骨汤,也不那么香了。


好吧!既然有闲了,干脆跟各位讲讲做公众号这事吧,本人亲身经历,纯属流水帐,扯到哪里算哪里,这老话说得好,阴天在家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我呢,去年这个时候,算是正儿八经的开始做公众号的,先前其实也开了个号,不过也是玩票性质,没当回事,然后不知道哪篇文章踩了雷,咔嚓一下,跟过劳的中年人一样,直接猝死了。印象中,最后一篇文章,是从某财经杂志上转的,讲的是狗不理食品公司是如何倒闭的,一篇纯粹的企业经营类文章。


所以说呢,做公众号,第一要考虑的是怎么不死。毕竟,文章类的内容,保不准就磕到什么点子上了!有缓死的,也有猝死的,关键,作为一个自媒体人,还常常死得懵懵懂懂。同行们自嘲,这年头,做这玩意的,不封几次号,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搞自媒体的。有同行,都转世到了”某某某13“,比十世投胎的唐僧还惨。当然,也有怎么”胡说南道“都不被封号的妖怪,按西游记的说法,那都有背景的,具体那些牛鬼蛇神,我就不说点名,俺们作为野生的,就不跟他们比了。所以,做公众号,最大的风险,就是来自于未知的歌喉,而歌喉者的标准又比较粗旷,可能是AI机器人,又可能是某个人工审核员的心情,又或者不知道那里的指令,反正来源于没有制约的”有力者“,歌了再说,最大的结果,也无非是”在发展的过程中,走了一些弯路“,所以,电脑平台消息栏的那个小钟儿,堪称让一众”公主“们闻风丧胆的大杀器。


得,死得事情说完了,再说说活的问题。我直接谈钱,毕竟这年头,不谈钱,难道我跟你谈理想吗?按我年轻的时候的工作经验,一份工作,从开始到上手,有师傅带进门到自己能独立开始,大概需要6个月的时间,而能完全独立发展,大概一年时间。公众号这个工作,也不例外。做满一年多少有点心得体会,算有份稳定独立的收入。至于具体的数字,说起来,也就跟一份全职保安差不多,无非图个表面上的自由自在。所以,那些指望靠做自媒体发家致富的人,可能真的想多了,按曹德旺的说法,所谓百分之九十的人,他们那来什么消费的能力,无非是满足基本的生存需求。花钱的前提,就是你赚的多寡数字决定的。当然,可能我是混得比较差的那类公号主。


即便说起依靠市场化生存的自媒体,比如某薇某李等人,其实也就是个幸存者偏差,一将功成万骨枯,头部的永远就那么几个。这其实也跟公主们一个道理,能成为花魁的,永远不会是一排公主中的多数。背后一命二运三风水,少了一样都不行。反正,我做自媒体,没怎么赚到钱,浓茶烧烟熬大夜,增长的唯有吸烟量。


再说说内容选择的一点原则,我在公众号推荐语中,最初是这么一段话:如果不告诉人们,这世上还有不善不美之事,那就是不真了。几番修改,后来缩减成:若无不善不美,则必无真。当然,这样折腾,也是这个行当内卷严重,要在一众同行中抢得一口饭吃,实在不易。我这样的中年人,少年时期的教育,总离不开”真善美“三字,甚至小时候看过的日本电影《追捕》中,女主人公的名字都叫真优美。在我看来,善与美,作为正能量词汇,似乎有用滥之嫌,曾几何时,什么最美XX简直跟加油一般满大街,至于善这个字,更是在那些把苦难当正能量者嘴中频频出现。倒是真,似乎没什么人提起了。尽管对于一个媒体(即使是自媒体)人而言,她可能更有价值。所以说,做公众号,或许你内容定位更重要吧!


唉!感觉写得有些沉重,都说文章讲究个凤头、猪肚、豹尾,我这算猪尾巴了。不扯,直接洗了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