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霞光满天(九十四)

发布于 2021-11-30 21:47

霞光满天


张玉冰著


九十四


      小霞和柳霞一起分担食宿费,安然自在,每天中午小霞下班路过菜市场,买一把青菜,或者一块豆腐,到出租屋时,柳霞也把米饭蒸好了,或者面条做好,她俩就着青菜豆腐过着清淡的生活。柳霞晚间回来,有时去夜市买点牛肉或者鸡爪子啥的拿回来当宵夜,小霞偶尔也抓条鱼煎了,打打牙祭。有时候小霞也去大王朝跳舞,调剂一下单调的生活。

        小霞在学校很少看到傅兴,可能他躲着她吧。有时候不经意碰到,傅兴不好意思地低着头,不说话。小霞总觉得他是个孩子,心里倒觉得过意不去,看到傅兴脸上没有了红突突的血色,正在长个子的男孩子缺了营养,不如以前精神,她知道学生食堂的清汤寡水,让上灶的孩子都耐不住饥饿,许多家里都给孩子带锅盔和咸菜,好点的炒了肉臊子装一罐头瓶,次一点的有油泼辣子。她不知道傅兴奶奶和他妈给他带了没有,见傅兴不理她,也没敢问。


       一次,柳霞得了小费,就没做饭,俩人在饺子馆吃,见有两三个住校生来改善伙食。小霞认得有一个学生和傅兴同班,就跟他问傅兴的生活情况。那名学生知道傅兴的不义行为,同情老师的遭遇,就厌恶地说:“老师再别管傅兴了。他不值得!”小霞再问,那学生说:“他偷吃别人的臊子和锅盔呢。”小霞惊了一下,她确知了家里没给这孩子送吃食,她就又买了半斤饺子,叫那个孩子提给傅兴。并捎话叫傅兴第二天到出租屋吃饭。



       傅兴没来。小霞心想他可能没脸再来吃饭。也就没放在心上。下午有教研活动,小霞参加了听课评课,活动搞得太扎实,每个人都要发言,话就像滚雪球越说越多,散会时已经快八点,这个点柳霞已经去舞厅了。小霞累了一天了。拖着疲惫的腿脚到夜市小吃摊买酿皮子和酥馍,准备提回去回去凑合凑合。
       她进了夜市口,又看到那个瘸腿的老头捋起裤腿,露出令人恶心的伤痕累累的皮肉,还有溃烂的一个包。伸出脏兮兮的手跟人讨钱。
       小霞认识这个老头,他的家就在傅家掌前面的红泥崾岘。老头有三个儿子,否死于非命,而他呢却被人唾弃。有人说他亏人太多,得了报应。小霞不忍心,有时候碰见了,正好她口袋里有一半块零钱,也给老头施舍点。可是今天小霞很累,无心搭理他。刚走过老头身边,老头看到了小霞,凑过脸对小霞说:“放了炮了!傅家媳妇,你婆婆叫压路机放了炮了!”
       小霞没理他,等着卖酿皮子的华亭女摊主给她装调料汁水。却又听见老头重复了一遍:“报应啊,完了,完了!”
        小霞厌恶地回头看了一眼,那老头这次没有伸手讨钱,喃喃自语:“放了炮,报应啊,报应,完了,完了!”
      小霞就将手里提的酿皮子递给老头,没说话,转身就走了。
       回到出租屋,她看到柳霞在电饭煲蒸了米饭还热热的,锅里盖着丸子汤。小霞很感动,这女学生也是知冷知热的实在人。小霞边吃饭,边想起红泥崾岘老头的话,胡里颠顿,不知所云。又想起老头的报应,觉得天不可欺,是真的!



       红泥崾岘地势险要,以前那里打过仗,牺牲过五个红军战士,那是解放前,红军战士被敌人围困在红泥崾岘,又遇雨,红胶泥滑溜溜踩不住脚,又没个树木草棵掩护,被敌人打死在崾岘的坡上。村里人晚上悄悄安葬了烈士,所以那个村子的人解放后至今还享受着免粮免税的优惠政策。
       可是红泥崾岘村的土地浇薄,有些地方寸草不生,农民的收成不好,吃不饱饭。红土能烧砖,村里办了一个砖厂,后来砖厂效益不好,不是销路不好,是管理不善,农民分不到几个钱。老头三个儿子长大了,光靠种地,不行,就进砖厂打工,一年到头分不到几个钱。老头也曾在砖厂搬砖,腿被砖摞塌伤,落下了残疾。农闲时节他不甘心在家里受孤寂,就到县城讨要,没想到比家里几个儿子都收入高,他讨要就越发勤快了,不分季节,常年在外面,他北上银川,南下董志塬,经常坐班车四处游荡,甚至去过西安。
      他讨了吃喝,省了家里的嚼裹,又在城市长了见识,还捡破烂废品卖钱,积攒起来竟然是一大笔,先给大儿子买了一辆四轮拖拉机,大儿子开着拖拉机跑运输,做起了生意,赚了不少钱,成了红泥崾岘最先发家致富的人家。



       按说老头就可以安心在家经营日月,可是他贪心不足,就是不缺吃喝,甚至可以吃香喝辣的时候,他还是抱着个棍出门讨要。把已经长好了的腿用各种残忍的手段弄得血乎乎的,故意弄得化脓,脏兮兮地展现出来,博得人家的同情,他怕人家识破他的诡计,就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起初儿子们劝他别丢人了,骗人钱总是心不安。慢慢地,家里的儿子们觉得父亲这样来钱快,不但不阻止,还给他长势。
       就在一家人日月光景蒸蒸日上时,一次大雨中,大儿子开着拖拉机,拉了一车厢砖,滑下了细崾岘,拖拉机摔得七零八落,人被砖头砸死。
        老头伤心欲绝,痛哭流涕。没过多久,他化悲痛为力量,站起来,又走出大山,来到城里,化装成可怜的残疾,讨要地更执着,缠着人家,不给就不离开,跟着你走出百米之外,让人不胜其烦,有些面薄的人为了摆脱他的纠缠,只好就掏钱打发了。
       二儿子拿出家里做生意的积蓄,加上他老爹讨来的钱,买了东风141,开始跑运输,走的路更远,生意做得更大,顺便带着他爹到更远的地方讨要。老头见的世面大了,讨厌技巧更是花样翻新,诡计多端,收入更多。更加讨人厌恶。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是托尔斯泰的话,老头的儿子们所遭遇的不幸个个相似。二儿子的东风日产,安宁红泥崾岘翻下去了,车毁人亡。
        老头愈挫愈勇,擦干眼泪,果决地踏上漫漫讨要之路。给三儿子筹措钱,买了双桥大货车。笔者不忍心再写下去,读者朋友一定猜到结局了,结局到了,人们要警醒自己!《圣经》上这样写的,可是钱眼里有火呢,红泥崾岘的老头和他们的三个儿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放双桥大货车拧成麻花卡在崾岘下的坡底时,人们看到老头龇牙咧嘴在笑。人都说他疯了。现在他不用化装,成了人见人躲的肮脏邋遢的活鬼。嘴里不知道嘟嘟哝哝什么,人们只能听到他的“完了,完了,全他妈的完了!”没有人带他到远处讨要,他就近到县城,也不四处走,就赖在商场周围,饿了在小吃摊和饭馆里吃人家剩下的残羹剩饭,瞌睡了也不回红泥崾岘的家里去,直接卧在商场一个角落,冷了缩着成一团,热了展开成一条。



       小霞知道这家人的遭遇,也对老头装可怜骗人讨钱不齿,但是她心软,容易同情人,她又是个干净的人,见了肮脏的人,还是厌恶,就不在意他的话,没多想回了。小霞吃了饭,就今天的公开课及评课情况写了日记,又提炼出问题,想就语文课文主题的误读误解写一篇论文,她翻阅了三个年级六本教材,仔细回想自己对每一篇文章的解读和听别的老师解读,参照教师用书名家的解读,觉得无论自己还是专家、普通教师都有错误的解读,或者理解不到位的、理解偏颇的,她就一一梳理,不知不觉做了七八页笔记,坐得腰都疼。就爬到床上看书。



       看书到十二点半,柳霞才回来。她进门就说:“边老师,真正是恶有恶报!你知道吗?傅家掌的事?”
       小霞说:“啥事?”
       柳霞试探着说:“那个泼妇,死了。”
       小霞惊问:“推土机轧死的?”
      柳霞说:“边老师知道了啊?您淡定!”
      小霞呆住了,她才相信老头的话是真的。
       柳霞说:“今天舞厅里来的石油上的人说,那个女人,你婆婆,把人家石油上人和包工头的脚都缠碎了。人家忍无可忍,这下子把泼妇放了炮,听说惨得很。那开推土机的小伙子也傻,工头说压过去,他就真压过去了,这不害了人家娃嘛?听说才十九岁。你说会不会判死刑?也有人说傅家这下发了,比那些拿到征地款的人家都多得多,听说傅家狮子大张口,要一百万呢!石油上人说,最起码得三十万。……”
       柳霞说着说着,看小霞目光呆滞,吓了一跳,推了推,小霞哇地一下,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