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州原创文学选登《白少年》,白家庄的故事

发布于 2021-11-30 16:20


白少年


作者:葛勇智


白家庄位于滏阳河南岸,元宝山东邻,依山傍水,风景优美。每到傍晚,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涂得河面一片金黄,整个村庄也遍布金光。村民自古尚武,民风剽悍。民国年间,白家庄出了个赫赫有名的人物——白少年。

白少年自幼家境贫寒,跟随父母给本村地主白老财扛活。一年到头,苦巴苦熬,也剩不下仨瓜俩枣。白少年天资聪颖,七八岁时跟随本家叔叔白三练习武功,一招一式有模有样。白三甚喜。十六岁时,白少年刀枪棍棒样样精通,三五个小伙子已难近身。看到父母仅四十岁年纪就已两鬓斑白、腰身佝偻,白少年每每满脸忧戚,不经意间透露给了白三。白三叹了口气,说:“我的能耐全教给你了,你要想学点别

的,我给你推荐个人,这人是我师弟,外号‘神枪手’,或许他能帮到你。”就这样,白少年远赴天津卫,拜师学艺。五年,练成了百步穿杨的枪法。

回到白家庄,白少年见父母脸上的沟壑又深了几分,腰弯得更厉害了。而父亲的一番话更令他悲伤,白老财的傻儿子看上了白三的女儿白芳,找白三提亲,白三“哼”了一声,把提亲的人撵出了大门。一个月后,发生了一件蹊跷的事:白三被人打死在了村北河边,身上七八处弹孔。大伙儿急忙报了官。这不,大半年了,案子还没破。白少年听到这里,眼冒怒火,双拳攥得嘎吧嘎吧响。

过了三天,白家庄传出个爆炸性的消息:白老财全家被灭门了!老少死了十一口,每人心口只中一枪。村里也不见了白少年一家、白芳一家。警察署来了好几次,怀疑是白少年干的,但连白少年的人影也没发现。

半年之后,元宝山上拉起一支队伍,滏阳河里的商船隔三差五就有被抢的。抢是抢,却从不抢完,也不伤人性命。而且,蒙面的土匪临走时总放下一句:“从这儿到天津卫,放心走吧,再没人敢抢你们!”商人们将信将疑,暗暗叫苦,战战兢兢地一路航行到天津卫,果然如是。奇怪的是,白家庄的穷苦老百姓家里隔三差五就被人扔进半袋粮食、三五件衣裳。村里人都说白少年在元宝山当了大当家的,仍然惦记着村里的老少爷们儿,是个好小子。

这种情况维持了三年。三年之后,商船们发现,每次在白家庄附近被劫后,在下游百里左右的赵各庄还得被劫一次,而且下手黑得多。商家几乎无利可图,个个怨声载道。白少年忙派人打探,弄清楚原来是自己的一个小弟刘七拉帮结伙,另立山头。白少年就派人送信,约刘七叙旧,地点就设在滏阳河一只大船上。刘七如约赴宴,酒席上俩人推杯换盏,叙旧话新,好不快活。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见天色已晚,刘七推杯告辞,走到船头时,耳边忽然响起一声炸雷:“老七!你还记得咱们立下的规矩么?!”刘七心头猛然一凛,回头时,手不自觉地拔出枪来,正欲举枪时,“叭”的一声,太阳穴已被射出一股鲜血……

自此,滏阳河上恢复了往日的状态。商船和土匪一直保持着他们的“默契”。

一晃又过去了五年。忽一日,一群穿黄色军服的人包围了元宝山。一时枪炮齐鸣,火光四起,白少年发现是国民党的正规军,大惊。激战一个时辰后,见毫无胜算,从山后一个小路悄悄撤退到离白家庄二十里地的大王庄,在一个远房亲戚家藏了起来。不料,第二天上午,有人踹开大门,一群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兵闯进了院子。躲在北房耳屋里的白少年忙去摸枪——没有!恍然明白了……

白少年被关进监狱后,才知道原来前几天他们抢了天津卫一高级军官姨太太回家省亲的船,军官暴怒,这才兴师动众,全力剿灭他们。

白少年在天津卫被处决,刑场上,他看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白少年冲他冷笑一声……

半月后,元宝山下起了一座新坟,高高大大的,每到寒食、中元、除夕,青烟缭绕,久久不散。


来源:深州原创文学刊物

《桃花源》第25期

征稿启事

为弘扬时代风尚,多角度展示深州文化元素,《桃花源》向广大文学爱好者征稿,以此搭建深州乃至更大范围的文化交流平台。
刊物内容分为小说、散文、诗歌、人文历史、民间故事、民俗文化、校园文学等,来稿必须为原创,不得抄袭,文责自负。本刊只接收电子稿件,来稿请用word或wps形式,文字以“宋体、四号”为标准,段前空两格,段与段之间不留空格。请作者对文章认真审核后再投稿。
本刊对所有稿件有删改权,如不同意删改,请在投稿时注明。
欢迎广大文友踊跃投稿。
投稿邮箱:
szstaohuayuan@163.com。

 

                                      《桃花源》编辑部    






《桃乡味道》深州特产店地址:

深州长江西路市政府西行200米路南第一家门店。

0318-7037123 

18731891123

沃土桃乡 祝您健康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视频DOU音号:深州123  

深州123有我在身边

深州人  深州事 |深州信息 · 桃乡资讯


  深州特产来了!点击阅读原文

沃土桃乡 祝您健康

让更多人看到深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