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长安柳》——夏会玲

发布于 2021-03-19 20:57



长安柳



长安又下雨了。


她撑着她的纸伞,独自一人立在屋檐下。她的身后是蔓延开来的无尽热闹,其中还夹杂着缕缕酒香。可她不曾回头看一眼,那些飘飘扬扬的琴声与喧嚷仿佛随着这道门槛与她隔绝。她只是很安静地抬头看着外面那如幕雨水,听雨声淅沥。


这样难得独处的时刻,她是分外珍惜的。毕竟,身为长安城里有名的舞姬,终日不过周旋于声色歌舞场之间。笑得多了,自然是会累的——然而这样的身份,对于探听情报的秘谍来说,又是不一样的方便了。


她无声握紧了伞柄,不自觉地回想起往事。很多年以前,她还是一个极力在长安街头生存的孤女。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有的只是对于长安街坊的熟悉,以及格外轻盈的身姿。仗着对长安城每一条街道的熟稔,她轻易就记下了哪家饭馆剩的剩饭最多,哪家酒楼的后厨最容易偷到东西吃;凭着她瘦小的身板,她更是很快就学会了怎样躲过伙计的追赶,在大街小巷四处乱窜,像只兔子一样这里躲躲,那里藏藏;最后缩在谁也不知道的角落,带着得逞的笑意把好不容易偷来的吃食一点点吃完。


遇见师父的那日,是个阴天。大团大团的乌云堆积在长安城上空,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她躲在巷角,一边啃着干巴巴的馒头,一边皱着眉不时仰首看看天空。对于脏兮兮的乞儿来说,下雨的时候总是不好的。因为不会有多少屋檐愿意收留一个避雨的脏小孩。在那些穿着锦衣华裳的人眼里,门前一片地比乞儿还要干净得多。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可雨水终究还是来了。起初是零星的一点一滴,后来逐渐变成瓢泼大雨。她抬起手想要用破旧的衣袖遮盖住脑袋,但这无济于事,她只能努力把自己缩得越来越小。


忽然那冰冷刺骨的雨水消失了,她下意识抬头,只看到面前一个长发男人,为她撑开了把伞。


她把自己小小的手放在了男人冰凉的掌心,只因他说,认他做师父,以后就可以有个家。其实她想要的并不多,只是一把可以遮雨的伞,一个愿意收留她的屋檐。


雨还没有停,她突然回过头去,在迷蒙雨水之后的,是飞扬柳条,和一条越来越长的路。


从这以后,她便有了一个师父,有了一个还算温暖的家。她的师父收养了很多像她一样的孤儿,但她不用像他们一样,或在雨中练剑,或在道场打拳。师父说,那是男孩子才用做的事情。你呢,不妨去学舞吧。漂亮的女孩子,用温柔也可以杀人。


“可我不想杀人。”她听到这两个字,不自觉向后缩了缩。


“我只是打个比方。”师父轻轻笑了笑,“那你想做什么?”


她想了很久,也还没想出一个答案。这时一只孤雁划过院边的天空,她顿了顿,用异常坚定的语气开了口:“我想要长安城里再没有像我这样的小孩子。我想要每一个人都幸福。”


师父却没有答话,在漫长的静默以后,他伸手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有时候一个人的幸福,其实是要用无数人的痛苦才能换来的。我们能做的事,就是尽可能让幸福的人,多一点。”


她那时候并不懂师父的话是什么意思。没过几天,师父便把她送去长安城里最有名的长乐坊学舞。刚开始的每个深夜,她都得躲在被窝里偷偷揉酸痛的小腿。带她练舞的公孙坊主又格外严厉,教她的东西不仅比别人多还要更难,一个动作没做好就必得数落她一通。可她从不抱怨,因为这起码比东躲西藏、饥寒交迫的日子好过多了。她学得很快,也喜欢上了在不同的乐曲悠转中翩然起舞。师父经常会来看她,每次都给她带很多小糕点。岁月像涓涓的水流一样缓缓淌过,她便这样一天天出落成所有练舞的女孩子里最出挑的那个。


  

安静的日子过得久了,她几乎都以为自己这一生就将如此悄悄过去。然而到了她正式上台的那个夜晚,她在院中见到了熟悉的身影。她雀跃着想要告诉他今天是她第一次上台表演,她很紧张,也很有些兴奋;她还想说她一定不会辜负他的期待,让台下所有的观众都为她鼓掌。她有那么多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他已经先开了口。


“你还记得我们上次说的那个尚书府的位置么?”师父的提问在她看来很有点没头没脑,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师父的语气平淡又从容,像是在说一个筹划了很久的安排:“今晚那位尚书会来看你们的表演。等结束了,就回厢房换好衣服。公孙坊主应当已经把衣服放在你的床上了。然后你便从后院溜走,潜入尚书府,拿一封文书出来。文书大抵放在书房里,你可以慢慢找,有人会掩护你的。把文书拿出来交给我,就是你今夜的任务。”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师父?”她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得很快。但他似乎并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他只是不带一丝感情地回答:“因为如果那封文书传上去了,以后长安的街头,可能连一个容身之所都不会给像以前的你那样的乞儿。公孙坊主告诉我,你的轻功学得很好。我想,这件事应该你可以做到的。”


她无路可退了。走了几步,她又回头:“师父,那你等下会来看我表演么?”


“不会,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他低头把玩着手中一块玉佩,不知是不是在自言自语,“长安又要起风了。”


她并没有听到那句“不会”以后的话,她只觉得心里像塞满了柳絮,闷闷的。练了这么多年的舞,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她也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迫切想要得到的,还有他的认可。


人人都说,长乐坊多了位擅以伞起舞的舞姬,她体轻如燕,几似要乘伞飞天。但没有人知道,在无数个深夜,这位舞姬会抱着她的纸伞,独自一人立于某个屋檐之上。白天她是长安城人人仰慕的舞姬,夜晚她又是师父的密谍,或在酒色宴席中套问情报,或潜入无声夜色里偷取文书。而每次在完成任务以后,她都喜欢短暂停留在哪阵风里,看远处凤凰池的水光潋滟。起码这样的时间,是只属于她的。



但梦终究会醒来,飘零的孤鸟只能暂驻。池面上波光流转月影破碎,她最后只是转身,与风声擦肩而过。

 

雨停了。她悄悄捂住藏在怀里的文书。雨水是凉的,但她的心口却是热的。她想起师父说,跟那些腐败的官员比起来,她所做的事情,才能给那些流落街头的孩童真正的幸福。她又想起师父收养的那么多孤儿,还有那些在夜色中掩护她的伙伴——长安城里追逐幸福的人有这么多,大家聚在一起,也能互相取暖吧!哪怕她此时抬头,只见阴云,不见天光。


她轻轻舒了口气,步履重新轻盈起来。她的身后是杨柳依依,一片生机热闹。这就又是一年春天了。


全文完

作者简介

 夏会玲,20级青果仁,

菲茨杰拉德激推bot。



扫码关注我们

扫码开启青果浪漫之旅

文字|夏会玲

编辑|黄汭

图片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