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清华原创散文丨桃花山游记

发布于 2021-03-17 21:14

桃花山游记

文/石清华

 


自驾游,虽有细雨菲菲,但预报不一会儿将晴。八点准时出发,直奔石首桃花山。

秀气的桃花山怀抱一面修建,一面营业的美食文化一条街。种种烧烤的白色烟雾、浓浓的馨香像传送带一样把背着小包的游客们输送到文化表演的舞台前。舞台不大、演员不多,但歌声嘹亮、热闹非凡。“翰墨飘香歌盛世,丹青亮彩写华章”左右对称地抚着舞台、表演者,聚集形形色色的游客。歌舞、杂技、演奏是否一流也许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把欢乐种在了游人们的心田。

满头白发、步伐稳健的高个老人登上舞台,工作人员端来了笔墨纸砚、抬来长方桌摆在舞台中央。口齿伶俐的主持人简介:“宋东芳,1949年出生,河南洛阳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著名书法家,即将为大家现场挥毫,希望大家喜欢。”宋老先生毕恭毕敬地站着,然后双手相握向观众鞠躬:“感谢大家的捧场。”热烈的掌声响起。宋老先生站在长桌前呈马步状,右手挥动如椽驼笔,屏幕随即显现:鸿运当头、天道酬勤、海纳百川(有同游的书法爱好者认为写得最好)、厚德载物、马到成功、五福临门(平安是福、厚德载福、福 、 行善积福、健康添福)。那端庄高雅的条幅被有识之士高价拍走,飘香的翰墨随之飘向寻常百姓家。

从那温柔的怀抱里出来南望,走马岭上长长的风车叶片,在缓缓地转动。查看景点指示图,绕道山顶至少得一个多小时,也失去了登山的韵味。正观看时一个“我们爬上去”的声音传来,循声望去,山坡上的绿叶鲜花间挂着一串人影在晃动。大家喜出望外,将不必要的东西放在车上,徒手爬山。站在山脚上望,由游客自行爬出的陡峭小径,可能在七十度左右。游客们贴着小径,慢慢地向上挪动。我们也成为了几个挪动的点。雨过天晴、泥石相间的小径,颇为湿滑。爬者先看准落脚点,把脚踩上,用力踏一踏,必须得脚踏实地,再用右手抓住头上的安全绳子、左手伸出抓牢眼前突出的光滑石块,才能放心地爬一步。一步一步往上爬,爬到竹树边稍平点的弹丸之地,与不同年龄、不同口音的朋友们手扶竹树喘喘气,相互笑笑,算是美好的问候。要是有上下的客人,喘息的朋友自动让开。喘息者好奇相问:“山顶上好不好玩呀?”躬身低头下爬者热情作答:“你不爬上去,后悔一辈子,爬上去会吃亏一阵子。”若有老者或小的身子稍偏,身旁的壮者会毫不犹豫地伸手相扶。在这斜挂的小径上,尽是萍水相逢的他乡之客,却似久别的朋友,满是温馨、关爱。

一步一步、一手一手地爬上了山顶,柔和的阳光看得游人额头放亮,弄得身上热汗升腾,清凉的风从领口、袖口等钻进衣内,抚摸的每一个毛孔都舒适。山顶较大的平台旁是宽阔的柏油路向东西延伸。平台上的两个发电风车,一个的三片叶慢悠悠地轻松散步,一个的三片叶矗立主干旁眺望四方,它们可能是轮班制吧。银灰色的风车主杆直径四米、高90米、每张叶片长57米多,每个风车年发电量两亿千瓦。以我家两人生活用电为例,若每千瓦五角钱,则年用电两千千瓦。如此,一个风车可管如我等家庭一万个、两万人的用电。站在平台观四方,能看到不同山岭上的风车十四个,可供二十八万人的生活用电,对于一个小镇来说,应是一个可观的数目。山间清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从前除几个读书人偶尔取用外,绝大部分都无人问津。现在却走进千家万户,给人们带来方便、光明。俯瞰山脚下紧挨长江、相连的三个菱形湖,生出许多遐想:江上明月,也许会被寻常百姓家留住,为大家的生活增添光彩。

原途荡下、饥肠呼叫:桃花山庄。等待之分秒也不能浪费,山庄敞开胸怀,将四面八方都毫无保留地展示给游客。门前樟树下坐着当地居民,面前摆着竹笋、蘑菇、游鱼等本地特产供游人们选择。另三面被桃树环绕,徜徉桃树下,望着粉红的花儿,许多美好争着闪现:“人面桃花相映红”“山寺桃花始盛开”“桃花流水鳜鱼肥”等等,其美姿娇容俘获了多少痴情?没人统计吧,醉眼朦胧之际,忽然发现枝头的花很少,从枝头向丫杈次第增多。俯察、平视、仰观许多枝条,都是共同的:枝头的花瓣零落,只剩根部的几个暗红小片托举着花丝,依次而下,花朵渐渐增多以至争妍怒放。我像发现新大陆地拿着枝头、枝丫处凋谢的花、盛开的花,十分得意地去问同游者:“你们猜:哪朵枝头、哪朵枝尾?”他们和我先前的认知相同:盛开的在枝头。“不对,恰恰相反。”大家孩童般跑到树下看了又看、嘻嘻哈哈:“哦,原来枝头的花蕾近水楼台先得日。”看来,世上许多事不能仅靠主观想象来断定是非,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二两浊酒藏在耳边,跟随到三菱湖湿地公园。艳阳照碧水,桃红笑脸迎,柳绿舞姿轻,游人说唱甜。登上小游船,两男划船陪着三靓女,荡桨湖面、任意东西。舟去船来相近时,游客互送微笑、挥手致意,高兴时说笑几句,得意处放歌一曲。飞艇扬起的浪花,轻轻摇着浮萍般的小船。他们把一湖碧水装饰成世上的乐园。划船浅处,水中的菹草努力向上长,四面展开的细长叶片上,似积有一层蜡质的灰尘,桨叶划过,灰尘脱去,露出翠绿的娇容,还将身子歪几歪,似与游者相乐。有的在水面晃荡,有的将要冒出水面。被快艇绞烂的菹草碎片则在水面随意悠游。菹草是许多动物的饲料,只有水质很好时才能生长。小时候曾经从水塘里打捞起来喂猪鸭鹅,大约消失了四十年,今日相见,有种亲切之感。

斜阳弄碎碧水、金光耀眼,车行小山脚下,山水欲留。暂去人间借居处,不久将回大自然。

(2021年3月13日)

 

【作者简介】石清华(男),公安县向群中学教师。出身卑微,有幸长成,但岁月蹉跎,一事无成,只好勤奋干事,踏实做人。胸无大志,交游平民,酸甜苦辣,离合悲欢,渗透于心。然盼其觉醒,努力上进。替己谋福利,为国尽忠诚。畅叙平民事,共享人间情。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真言贞语》,投稿邮箱:xmz0719@163.com